錦瑟無端

錦瑟無端,名五十弦。
帶著呆毛的灣家人,生活在北回歸線以下。
北極農夫一直線。
這次還驚覺自己錯過了某班車將近一年,那班車叫作ミカオル。
好在小滑冰三個月狂歡派對從頭跟到尾。
現在多跳了一坑靖蘇,簡直要把每個坑底都挖通了。

【刀剑乱舞】結婚しよ(石青)

→曾經的老夫老妻編輯x作家paro
→脫離刀亂產糧大隊(什麼鬼)已經有段時間了可能會有OOC出現TT
→然後我的重點根本不在結婚(md

*

「今天不曉得怎麼著,出門跟平時有在互動的小年輕們見面聚會的時候,一個妹子送了我東西呢。」

兩個人都洗過澡後的晚上,青江懶洋洋地趴在小和室的榻榻米上悠哉悠哉地說著;石切丸從書裡面抬起頭來,稍稍地揚起了眉,「哦?」

青江朝他歪頭一笑,「哎呀,看你這臉,你想跟個十六七歲的小妹妹爭什麼?人家都還沒發育全呢編輯大人,就不能對那是什麼東西稍微表達一點好奇心嘛?」

石切丸看青江一臉就是貓佔了便宜的笑,不由得也是一個莞爾,拗不過他一樣地放下了手上的書好聲好氣地整個人轉過去面對他,「好吧...

2016-09-16

【刀剑乱舞】驯服、被驯服(完整版)(石青石)

→湾家CWT42派发无料公开

→人外设定有

→谁左谁右说实在已经不清楚了

--------------------

什麼時候踏進這片森林的、踏進來又有多久了,說實在他已經不太記得了,只覺得在這個地方所有的一切都像是放緩了速度那樣,連時間的流逝都宛如慢得讓人失去真正的實感——或許要追他的人、還有身上惡化的傷勢也會因此而拖上不少呢,算是好事。


這真是一片很純淨的地方,要是到時候被追上了而讓這裡沾染了更多鮮血,說不定也會像前些天看到的椿花一樣那種如同萃取過的鮮紅,流淌下來也會好看得多,至少不再黏膩。


最後最後他求的也不過是個好死,雖說感覺是有點過於奢望了。


從樹影間灑落下的...

2016-02-13

【刀剑乱舞】奈何桥(青江中心)

→繁体注意

→这是个生存证明,然而有渣

→作为手感回复练习我已经尽力了大家笑纳

-------------------------

——有靈之物,在其形消滅後必然墜落黃泉。


這是哪裡?


青江一睜開眼睛後竄進腦海中的除了一個簡單的問句之外就是糾結成一團的思緒,存在和肉體沒有實感,他甚至遲了一下才發覺自己是赤腳站著的。茫然、困惑、混亂,收張了幾下手掌,青江看著自己沒有沾染任何痕跡的掌心,思考頓時停滯了一秒。


他的手上本來該有什麼痕跡?


一股寒意打斷了他正要開始的思路,青江搓了搓手臂,皮膚上傳來的單薄觸感讓他愣了下;白裝束,這是白裝束的觸感,薄薄的一層就罩在他身上,再...

2016-01-21

【刀剑乱舞】驯服,被驯服(石青)

→繁体注意

→距离上次发又是多久之前了......手感这东西

→人外设定有,雷者回避

→未完,可能待续(喂

--------------------------

什麼時候踏進這片森林的、踏進來又有多久了,說實在他已經不太記得了,只覺得在這個地方所有的一切都像是放緩了速度那樣,連時間的流逝都宛如慢得讓人失去真正的實感——或許要追他的人也會因此而拖上不少呢,算是好事。


這真是一片很純淨的地方,要是到時候被追上了而讓這裡沾染了鮮血,說不定也會像前些天看到的椿花一樣那種如同萃取過的鮮紅,流淌下來也會好看得多,至少不再黏膩。


最後最後他求的也不過是個好死,雖...

2015-11-19

【刀剑乱舞】復健短打x3(石青)

→繁体注意

→消失了一段时间总算是把手感捡回来了

→以下三篇都是独立的

-----------------------

1. 耳語


石切丸睜開眼來,看見青江的臉龐面對著他、就在離得不出十公分遠的枕頭上,是安靜地睡著的樣子,然而仔細一看卻能瞧見細密的扇睫正在輕輕顫動。

 

是睡得不安穩嗎?

 

本丸裡頭逐漸步入深秋,像這樣的夜裡頭總是過分地涼可是又不及冷,厚被褥還不到能拿出來的時候;眼下青江身上的兩層薄被幾乎被蹭到了肩膀之下,本來體溫就偏低的他更是整個蜷了起來。


石切丸單手把自己撐起了上身,伸出另一隻手來把青江那一邊的被子給他掖好,隨後隔著幾層布料開始輕輕地...

2015-11-01

【刀剑乱舞】夢裡東(石青)

→繁体注意

→我今日二更我自豪

→堕化系列的私心后续补完:【渐变】【共终】

→一振目刀剑与二振目刀剑记忆可经由特殊方法共享私设,雷者回避

-------------------------------

石切丸還記著第一次張開眼睛時所見的光景。


那並不是什麼能讓人高興起來的場面。他不太確定是否每個新的刀劍誕生時氣氛都是如此難以言喻,儘管當時候爐前只站著一個身著巫女服的女性,能想像得見是秀麗的面容遮掩在一塊薄薄的白布後頭,而且四周是那麼安靜,對人心敏感如石切丸仍然感受到了一絲飄在空氣中的哀戚。


女性昂起頭來,露出了下半張臉,上頭硬是掛上了一抹微笑,她完...

2015-10-18

【刀剑乱舞】老夫老妻30题之24-27(石青)

→繁体注意

→这个系列也终于走到倒数第二弹啦

→这次没有25

-----------------------------------

24. 男兒淚,只給佳人看


這雨可真不小。剛結束與負責作家對談的石切丸看著逐漸失去光亮的天空依然烏雲密布,一邊在心裡擔心著青江一路走來的安全,一邊跟對方道別後也拎了自己的包拿了傘出了咖啡廳。


石切丸走出去沒幾個路口就接到了一封訊息,是青江,上頭只簡短地打了「看前面」三個字,還附上了得意的顏文字。


依言抬頭往前一望,石切丸很快就對街在等著綠燈亮起的人堆中發現了青江,他手中舉著便利商店買回來的透明雨傘,笑容滿面朝他招招手,眼見人行...

2015-10-18

【刀剑乱舞】月下美人(曇花)/神無月の青江(石青)

→繁体注意

→噗浪石青版深夜の真剣創作60分

→一了我的心愿

-------------------------

甫一進本丸大門,石切丸立刻止住了腳步,倒也不是想起還有什麼遺落在了外頭,而是怕驚動到這時候還坐在正堂門外對著庭院的沿廊的那抹看上去特別寂寞的背影,長長的蔥色頭髮沒有束起,盡數披散在顯得瘦了些的肩上。


雖然時辰也不過剛進子時,可是在已經逐漸進入深秋變得漸涼的夜裡頭,大部分人總是會選擇早些進房裡去歇息也好,怎麼還會在這時候逗留於此、而且還只穿著一件單薄的單衣呢?石切丸輕微地皺了皺眉,正想出聲去要對方盡快回房去時又把話頭給吞了回去。


「神無月⋯⋯啊啊是呢,確實很像呀,...

2015-10-10

【刀剑乱舞】ここに、いるよ(石青)

→繁体注意

→短打

→敌审设定有

→石青关系刚确定的不稳定期

-----------------------

「パッパ——」


接近晚餐時刻的這時候,正好從一輪小遠征回來的石切丸剛踏進本丸門口就遠遠地看到審神者拖著長長的大振袖踩著木屐,叩叩叩地朝著自己跑來,完全不怕跌倒一樣很快地接近著,最後一步漂亮地煞在他面前。


「哦呀,怎麼了嗎?」石切丸低下視線去跟小姑娘對視,順手替她把有點鬆動的簪子插了回去。審神者沖他眨了眨眼,很不拖泥帶水也沒有標點地開口道:「歡迎回來本丸裡大家找不到青江可是已經要吃晚飯了。」


找不到青江?聽了這話石切丸的表情大約沉下去了半分。青江是近侍,可是審...

2015-10-02

【刀剑乱舞】老夫老妻30题之20-23(石青)

→繁体注意

→忙得都要忘记过来除个小草

→没有22注意

-------------------------

20. 手邊的熱茶


小和室裡頭只有連串鍵盤快速鍵入的聲響,即使是星期六這樣的假日仍然是一副不得閒的樣子。石切丸結束了冬天那一陣的大忙亂過後總算是能鬆口氣回到比較正常一點的工作步調,可是卻反過來成了青江要焦頭爛額了。前幾天收到了請求幫忙的一通電話,說是有個原本邀了寫推薦序的作家小姐臨時沒辦法寫了,想著就來拜託領域差不多的青江來頂著寫;樣書眼看是拿不到手了,對方索性就傳了電子稿過來請他過目。


縱然內心再怎麼不悅,青江還是咬咬牙應了下來,當天就抱著筆電開始快速消化...

2015-09-29

【刀剑乱舞】重要美術品指定、おめでとう(青江中心)

→繁体注意

→我压线我自豪

→文法破烂

→九月二十一日,「にっかり青江」重要美术品指定

------------------------

「へえー僕に興味があるのかい。」


「いつもの事だよ。」


語氣認真,表情誠懇。青江看著眼前的小姑娘大約已經一動也不動就是盯著自己要三分鐘了,出言試圖調侃也一如往常地被無動於衷地敲回來,他感到有些無奈——雖說那視線看上去也沒別的其他意思,但是被這樣目不轉睛地盯著瞧多少還是不太自在,青江都想直接把本體拿出來架好說主上妳不如看著這個好了。


不過一定會被反駁,這不一樣什麼的。


「——青江啊。」


「我在哦?」


審神者的表情突...

2015-09-21

【刀剑乱舞】迴游 06 end(石青)

→繁体注意

→迴游系列最终章

→当然不会是BE的大家放心

→前篇:【01】【02】【03】【04】【05】

------------------------------

雖然白天時遇到的那位老司機說著這鄉下地方已經不那麼熱鬧了,可一到了晚上將近祭典的時間,小鎮仍然聚集了幾批人潮到來,似乎都是隔壁町過來的,加上正好是暑假期間,年輕的少年少女們還是相當樂意跑出家門來到遠一些的神社參加一年一次的祭典。


他從一群跑過自己身邊的高中生們口中聽見了「花火會」這樣的關鍵詞。


花火嗎?原來有一直保留下來到現在呢。他看看腕錶的時間又抬頭看了眼正要暗下去的天空,盈凸月...

2015-09-14

【刀剑乱舞】迴游 05(石青)

→繁体注意

→完结倒数第二章

→发了糖里头有渣大家别打我(顶锅盖

→前篇:【01】【02】【03】【04】

--------------------------------

難捱的冬季過去了,漸漸有些暖意透進了村裡,街上已經可以看見幾棵櫻樹開始發了花苞,有的甚至開了幾朵小的就綴在樹稍,粉白粉白地看上去頗可愛的。前兩個月新年時村人們前來參拜留下的繪馬無非是祈求今年能夠是個豐收年,春天來臨時能有個極好的天氣好播種,一整年雨水充沛。


那個晚上過後不久,宗三又來了一次,說是找到那對母子的遺骨了,裡頭還殘留著一些元魂沒有前往黃泉,於是他便帶著去到山那一邊算是帶著回了故鄉一趟,果不其然在那...

2015-09-12

【刀剑乱舞】解薬(石青)

→繁体注意

→百粉感谢,真的非常谢谢(艸

→一样是删删写写的产物

→明显比前两篇长

→前篇:【病気】【根源】

----------------------------

「我說你,平常把這些事當招呼語一樣掛在嘴上,怎麼到了重要關頭的時候就蔫得跟枯草一樣了?」歌仙在第十次提起筆時又聽見友人哀聲嘆氣而放下了手上的東西後,終於是沒好氣地開口了。


這兒是本丸一間能夠看見庭院的書閣,裡頭的藏書意外地多還千奇百怪,又有附上筆墨紙硯之類的文具,除了老年組有時會來這裡喝茶納涼之外歌仙也會待著寫點偶然的靈感,而今天、這時候也不例外,只不過後頭多蹭了一把大脇差來。被點名的青江從歌仙對面...

2015-09-07

【刀剑乱舞】迴游 04(石青)

→繁体注意

→这章比较长,本来打算拆着发的想想还是放一起好了

→有的地方表达不是很清楚QHQ 看不懂的可以来问我QQ

→前篇:【01】【02】【03】

---------------------------------

隔天青江確實找了石切丸來問,不過他下意識地避重就輕了,省去了歌仙告訴他的關於山另一頭荒廢的村落的那件事,本來這該是重要的情報,可他就是直覺地跳了過去沒說;只見三条的神官輕輕皺了皺眉頭,說了句會去查查原因,末了還在青江的背上拍了兩拍。


青江被這一拍都拍掉了一半的神智,整個人直接傻在了原地,心裡有種很奇怪的搔癢感慢慢升了上來,帶著一點酸,不輕不重地掐住了心底某塊柔軟...

2015-09-02

【刀剑乱舞】共终(石青)

→繁体、万字注意

→暗堕梗,灵感来自港家太太友人,我不完全拥有它

→断刀、流血描写有

→本子内容释出

→上篇:〈渐变〉

---------------------------------

最後青江在自己也不曉得的情況下失去了意識,眾人回過神時就看見他還跪著的身影直挺挺地就倒了下去,一旁就是被他丟下的本體刀,上頭已經有些許細小的裂痕和缺刻,幾乎無法繼續承受多次攻擊與防禦。這樣嚴重的情況當然直接讓審神者下令撤退回城,立刻就送進了手入房。


刀身的回復花了幾個小時便完成了,但青江遲遲沒有醒來,他就像陷入了永遠不會醒來的夢境那樣,眼瞼輕輕闔著看不見一絲顫抖,因為一度失血過多而顯得蒼白的...

2015-08-29

【刀剑乱舞】根源(石青)

→繁体注意

→删了又写写了又删终于生出来了

→爹的情绪好难抓......

→前篇:〈病気〉

------------------------------

因為身為近侍的緣故,青江藏不了幾天就被審神者當場目擊從嘴裡頭咳出花瓣的模樣,他自己是覺得怪狼狽的,但小姑娘似乎不那麼想,還很有興趣地研究起了那些鮮紅又細長的花瓣,一會兒過後甚至得出了花種的名稱——她說,這是紅花石蒜,又稱作彼岸花,更甚者還有人說曼珠沙華。


花就是花,還能有這麼多名字。青江當時聽了之後就是慣性地揚起一抹笑容,露在外頭的一隻金色眼睛卻漸漸地失去了溫度;花長什麼樣子他這是第一次見(儘管是不完全的),但是名字不是第一次...

2015-08-27

【刀剑乱舞】老夫老妻30题之16-19(石青)

→繁体注意

→喜闻乐见吊打单身狗系列继续走起啦(巴

→深夜一发可能不会有人发现

→没有十八、没有十八、没有十八

-----------------------------------

16. 病榻邊的一碗粥


常說平常身強體壯的人無論身邊的人怎麼感冒怎麼病都能硬是扛著什麼事也沒有,然而等到自己病了的時候卻格外地嚴重。這話青江算是切身體會到了,前幾天一波寒流南下侵襲天氣特別濕冷,不怎麼需要出門的青江自然是被石切丸好好叮囑著待在家裡頭保暖免得那副身板著涼了,結果到頭來卻是他自己在上下班途中淋到雪受了寒氣,幾天後就病倒了。


季節性流感。當青江帶著...

2015-08-27

【刀剑乱舞】迴游 03(石青)

→繁体注意

→场次结束了就可以继续啦,会放到完结的

→另外湾家通贩走这里

→前篇:【01】【02】

------------------------------

夏天過去得很快,本來還能在四周聽見幾乎是肆意張揚的蟬鳴聲也隨著山坡上漸漸泛出紅來的楓葉一天天地消減下去,最後便完全聽不見了。石切丸在這個村落的生活比起原本江戶城中過得還要有真實感,本來以為時間的流逝會是漫長的煎熬,結果現在卻覺得將近五個月的這些日子比當初等著家族發落自己往後去處的七日還要短暫,來時山坡上還是一片翠綠,眼下都已經開始泛黃落葉了。


是因為那個特別不一樣的村守神的關係嗎?


石切丸...

2015-08-23

【刀剑乱舞】病気(石青)

→繁体注意

→深夜来一发,我是说一发更新

→石青目前双箭头中

→七夕情人节快乐

--------------------------

喉間堵塞,猛地就是一口氣換不上來,恍然有種窒息的錯覺,可又沒有人生生掐住自己脖子,反而是由內部湧上一股什麼就卡在氣管,硬是扼死了呼吸。


審神者往青江投去了擔憂的眼神,小小的身子拖著大振袖的長袖擺往近侍旁邊爬過去,伸出手象徵性拍了兩拍。儘管這個大脇差平常再怎麼一副沒心沒肺的樣子(然而她通常也是跟著沒心沒肺的那個),像現在這樣咳得死去活來還是足夠把人嚇得魂先飛掉一半再撿回來。


「吶我說你,不要就這樣給我咳碎了,要知道你在

2015-08-20

【刀剑乱舞】撑伞的不二人选(石青)

→繁体注意

→脱稿之后的放松短打

→同时也是活动稿走这里

-----------------------

「你們,一起去遠征如何。」


那天身為近侍的青江就聽見自家主上用著一把饒富興味的嗓子這麼說著,整個人趴在榻榻米上微笑著看他,一雙腿還在空中晃呀晃的——那笑容真是怎麼看都讓他細思恐極。


她指的「你們」是青江,還有就在青江身邊的石切丸,就這兩人而已。他倆的關係全本丸還能有誰猜不到,就差沒人去戳破,私底下審神者經常收到來自刀男們的指控,說什麼自走燈也不好好控制亮度,光是墨鏡就花掉了大半開銷,這樣連串下來小姑娘也是煩,於是乾脆衣袖一揮大刀闊斧把遠征表給改了...

2015-08-15

【刀剑乱舞】老夫老妻30题之13-15(石青)

→繁体注意

→场前最后一发试阅

→依然是每天被自己可耻地甜到的通常运转

---------------------------------

13. 順著手一路嗅著身上的香氣最後親吻臉頰


冬天來了以後,整個城市的空氣都像是被抽乾了水分那樣,呼呼吹來的冷風都只有刮骨一樣的寒意。石切丸半張臉都被圍巾包在了裡頭,偶爾露出來呼個氣都凝成了細細的白霧,沒有被布料遮蓋的皮膚凍出了一點小脫皮和一片淡紅,這樣的狀況趨使他走出地鐵往自家小公寓前進的步伐加快了一點。


今天被要求加了班,晚餐就放青江一個人吃了,想想石切丸自己也覺得不忍心,大冷天的他幾乎可以想像青江去翻櫃子裡的泡麵──懶得...

2015-08-06

【刀剑乱舞】白ワンピ(石青)

→繁体注意

→年龄操作、青江女装注意

→摸鱼短打注意

→借梗注意......原创的太太看到请过来拍打我,我忘记是哪位了对不起QHQ

→狀態更新,太太已經同意了,謝謝大家

→推特真的好可怕啊

------------------------------

石切丸第一次看見那孩子時,是在十六歲的春末。


他為了圖個清靜而把高校志願填得老遠,遠遠地離開了三条在東京的本家去往了四國的三条分家。當地有個跟三条差不多有名的家族姓京極,宅子就坐落在石切丸每天往返學校必經的道路上,他偶爾會抬頭看看兩層樓的老宅院,一旁栽著的櫻樹已經快把花落光了。


那天是個晚歸了的向晚時分,石切丸照常經過京...

2015-08-01

【刀剑乱舞】甜瓜苏打和莫吉托(石青)

→繁体注意

→にっかり青江版深夜の真剣創作60分一本勝負 

→我上来是为了赔罪的

→本子的内容可能必须删减了......一来考量会不会窗本的问题二来已经要爆页了真的非常不好意思,有篇学pa(大四x大一)将不会收入本子内容,未来将直接放出,还是对不起(顶锅盖跪算盘

-----------------------------

店門上掛著的銅鈴隨著門被推開的那一瞬間發出了幾聲清脆的聲響,從外頭溜進了幾股燠熱的氣流,但也很快地被進門來的那人闔上門板而阻絕在了另一邊,店裡頭的溫度正合適,高高掛在橫梁上的冷氣上上下下地輸送著低溫的風,一下子舒服的感覺不禁令人有些昏昏欲睡。...


2015-07-27

【刀剑乱舞】色气(石青)

→繁体注意

→说是色气但也真的只有色气,灵感来自港家友人太太

→不是本子内容,没有啊十八

→7/19石青日快乐(刀帐编号意味)

--------------------------

如果要問色氣的定義是什麼,其實能從每個人身上得到的答案必不盡相同。


這天石切丸突然就被審神者問了這麼一句,少女的眼睛閃著饒富興味的光芒。究竟是想從御神刀這裡得到什麼樣的回答呢?石切丸揚了揚眉,難得地沒有立刻回答,反而思考了一陣子。


那倒不是答不上來,而是不太想與其他人分享他心裡頭的那個定義。


審神者的視線盯著石切丸幾秒後,轉過頭去發出了一串笑。這時候本丸的大門傳來了遠征部隊回來的聲響,從...

2015-07-19

【刀剑乱舞】迴游 02(石青)

→繁体注意

→试阅第二弹!我在想要是放了第三弹那或许就说明着我爆页了......

→同样的神刀青江,性格究竟有没有仙一点呢(搔头

--------------------------

「明天就是祭典了是嗎?」


「是呀。」


青江懶懶地躺在屋簷上回答著石切丸的話,長長的頭髮從瓦片邊上垂下來了一些長度搖晃在風裡。從一次月圓到下一次月圓的時間於青江而言是相當短暫的,可他轉念一想,換作是石切丸這樣普通的人類的話就不算太短了,要是感到無聊那可能還會感覺更長一些。


這段日子青江總算確定了石切丸這個人無論自己有沒有刻意隱藏身形都能看見他的事實,本來還有點因為新鮮而感到激動的心情也逐漸...

2015-07-17

【刀剑乱舞】迴游 01(石青)

→繁体注意


→本子试阅版,同样先不会放完


→大概可以放个两三篇不一定,场次过了一定放完,请放心


→神刀青江,太刀ver.,papa神官


→相信我,这真的是石青


----------------------


「請問往哪裡去?」


頭髮有些花白的司機微笑地透過後視鏡看向上車的年輕人,同時不著痕跡地用蒼老的眼打量他。


是個生面孔,乾乾淨淨的有些書卷氣,卻不是乾讀書的慘淡書生,一看就知道出身不凡。...

2015-07-14

【刀剑乱舞】老夫老妻30题之10-12(石青)

→繁体注意

→原谅我这三题合并了两题还这么短,晚点二更另篇新的

→这个系列放到15就会先停,因为湾家的CWT近了啊这是内文之一

→但还是会放完的,请放心(顶锅盖逃

-------------------------

10. 非常突然地心有靈犀相視一笑


青江抱著自己的筆記型電腦窩在和室的小茶几前劈哩啪啦地趕著進度,石切丸就拿了杯茶坐在他對面弄文字校對,有時候會抬起頭來瞧著青江的方向,那眼神說有多認真就有多認真,像是要把每一根髮絲都收進眼底似的。

說起來這是自從跟青江在一起後石切丸就一直有的小興趣,這興趣說不上太明顯,但是通常外人在旁邊看得久一些是能夠發覺的。

他喜歡...

2015-07-13

【刀剑乱舞】五天几年(石青)

→繁体注意

→半糖不甜,我只是在营队发了脑洞

→别问我日本有没有大学营队我只是很想写(喂

-------------------------------

五天能有多長?


人的戀愛怨恨瘋狂冷靜總是能因為某段或長或短的時間而發生,可能一天、可能十年,一見鍾情更可能只需要平行線交會的那一瞬間。青江試圖在混沌的腦子裡釐清一些真實,他迷惘地發現,自己花了五天把對眼前這個人複雜的情感蒸餾成更純粹的一種,喜歡。


柏油路蒸騰著昨天一整天留下來雨水的熱氣,帶著某種雨後的氣息不停熏著他開始有點遲鈍的鼻子。青江呼出一口氣,稍微撩開一點蓋著右臉的劉海,露出底下色素不足的眼睛...

2015-07-08

【刀剑乱舞】老夫老妻30题之7-9(石青)

→繁体注意

→有没有发现我最近都发糖?

→没关系的不久后就会有玻璃渣给大家中和一下了(妳走

→照例的编辑作家吊打单身狗日常

-------------------------

7. 燈下共讀


石切丸很享受跟青江一起看書的時間,交往初期兩人還很隱晦地在市立圖書館約過幾次會,換到現在,大概就是睡前青江會習慣性翻個幾頁書培養睡意(他體質總歸是不好入眠),順便保持語感,依他說法──姑且還是個靠文筆吃飯的人哦?


床頭櫃上一盞小夜燈、一小杯水還有彌補視力的眼鏡,這就是青江睡前的樣子。


「嗯?你看的這是什麼書,新的?」


青江沒有懶洋洋地縮在被團裡頭,反而是盤著腿坐...

2015-06-30
1 / 2

© 錦瑟無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