錦瑟無端

錦瑟無端,名五十弦。
帶著呆毛的灣家人,生活在北回歸線以下。
北極農夫一直線。
這次還驚覺自己錯過了某班車將近一年,那班車叫作ミカオル。
好在小滑冰三個月狂歡派對從頭跟到尾。
現在多跳了一坑靖蘇,簡直要把每個坑底都挖通了。

【維勇奧尤】Yuri!!! in Unique Legend 04(特傳PARO)

慢慢地要進主線任務了,下章有帥了一把的奧塔別克喔(´,,•ω•,,)♥

深夏之花。:


→和 @錦瑟無端 弦子的共同創作

預告與故事介紹,前章連結:序章010203

→僅使用護玄《特殊傳說》的世界觀與背景,特傳原作人物均未出現

→前幾章附有特有名詞解說與介紹,閱讀中有不懂的部分可以參照

→周更連載,分隔線後正文開始!



——————————————————————



  「維克托老師的新髮型也很好看喔。」


  一大清早,樹林裡還有讓人聽了心情不自覺輕快起來的鳥囀啁啾,像在學院裡頭醒來、沐浴在鳥鳴聲裡迎接晨曦的早上,今天負責早餐的披集露出燦爛的微笑,看著和勇利從帳篷裡走出來的維克托。


  他們約好任務期間要大家輪流做早餐,雖然勇利大概心裡有底,輪到維克托那天多半會變成自己下廚……他在學院裡見過這位黑袍驚為天人的廚藝,有個說法說黑袍為了進行長時間的任務,大多會將做菜技能點滿、確保自己在野外死亡的原因不會是餓死,但維克托完全就是個不照常規走的袍級,他做出來的菜曾經被尤里評為「看起來就被有什麼深仇大恨的人下了詛咒」,危險的等級不是一般人可以想像。


  至少,五個人一起度過的第一個早晨並不是把早餐這麼重要的事交給維克托,看著披集那溫暖的笑容,勇利也回給他一個還有些睡眼惺忪的微笑。


  「謝謝,是勇利幫我剪的喔。」維克托看似心情不錯地說,還把身旁的勇利拉過來摟住,像巴不得大家都知道自己昨天跟勇利在帳篷裡做了些什麼,比兩個人稍微早一些出帳篷的尤里忍不住翻了個白眼給他們:「不懂你們出個任務在帳篷裡怎麼也可以那麼吵。」


  「尤里奧昨天不也和奧塔別克一起睡同一間帳篷嗎?」維克托調笑般說著,他可不認為尤里有資格說他跟勇利在帳篷裡做什麼出任務時不適合做的事,雖然身為一個聽力特別靈敏的黑袍,他當然知道昨天兩個人在帳棚裡不過也只是聊聊天睡覺,但看著年輕白袍撇過不說話的臉,維克托總是特別容易有成就感。


  把早餐端上桌的披集又選了個很好的時間來阻止尤里脹紅著臉澄清,早餐的香氣瞬間充斥在林間,他笑著將碗盤在桌上照人數擺好,「尤里奧跟奧塔是搭檔嗎?看起來感情真好。」


  「不是——」


  「我也問過尤里要不要和我一起當搭檔,可是被他拒絕了。」打斷了尤里的話,奧塔別克用平淡的語氣回答,這下連維克托都露出了有些驚訝的表情:「這件事連我都沒聽說過呢,尤里奧怎麼會拒絕呢?」


  怎麼看都不覺得尤里會拒絕,勇利想著;兩個人感情好是稍微跟他們熟一點的人都知道的事,就算是只認識尤里的勇利都知道有個能讓尤里笑著和他開心談話的黑袍存在,這點在白袍妖精的粉絲中也是相當有名的一件事,因為大家都知道,只要把奧塔別克找來就可以看到尤里毫無防備的笑容,再加上奧塔別克本身也是一個帶給人神秘感的黑袍,通常兩個人一起出現的場合都會吸引不少女性在某個角落群起聚集。


  尤里雙手環在胸前,拉了張椅子坐下來,翹起了腿後很自在地拿起了桌上的精靈飲料、輕啜了一小口;「那種事還用說嗎,搭檔當然是等到我成為黑袍的時候再來當。」


  勇利無奈地笑了一下,很有尤里風格的回答,雖然他知道奧塔別克的心情絕對比在場所有人都要來的無奈。尤里絕對不是認為自己的能力會拖累奧塔別克,說穿了就是想要有一個更能和對方相稱的身分,覺得等到那一天兩個人再成為搭檔也不遲。


  要不是太年輕、經驗還不夠,憑尤里的力量要成為一名黑袍不過也只是幾年內的事。勇利也知道尤里私底下是個很認真的人,學習術法和武技時的樣子都讓人無法將目光自他身上離開,包括勇利自己都從尤里身上學會了不少妖精法術。目前出現過最年輕的黑袍也才十七歲,現在十五歲的尤里搞不好就能追平這個紀錄也說不定。


  反觀他自己……


  「這樣尤里奧可要好好加油呢。」維克托也拉著勇利坐了下來,桌上的麵包被新鮮野漿果製成的果醬包覆著,在晨曦中折射出湖面似的光彩。他自己拿了一片麵包,也幫勇利放了一片到他面前的盤子,再用只有勇利聽的到的聲音小小聲地說了一句:「勇利也不用太擔心,有我會幫你的。」


  他愣了半秒,接著回了一個感謝的眼神給維克托。他的老師總是知道他在想些什麼,雖然偶爾會有理解錯誤的問題在,但大多數的時候維克托還是在他身邊給了他很多幫助,尤其是說好要一起幫助他考上黑袍這一點。


  和維克托一起出任務,勇利也能理解成是在幫自己累積經驗,畢竟不是每個人都有機會可以和黑袍共組一個隊伍,可以的話,他也想在這個任務中多努力一點、多從他的同伴身上學習一些自己所缺乏的,用更快更俐落的步伐追上維克托的腳步。


  在桌子對面看著兩個人深情纏綿的眼神傳遞,默默吃著麵包的尤里已經懶得吐槽,當吐槽役當到第二天他已經有點累了,而且他也意識到,再這樣下去他永遠也吐槽不完這對學校放閃不夠出門在外也要恩恩愛愛的笨蛋情侶。他從桌子中間夾了片再日常不過的荷包蛋,又多拿了塊麵包給坐在地上、身體已經變成一般大小,正流著口水被自己陷入兩人世界的主人完全遺忘的馬卡欽。


  ……是說為什麼都沒有人要吐槽這是什麼豪華到一點都不適合有未知危險森林背景的早餐?


  負責早餐的披集非常自然地吃著自己不知道用什麼烤出來的麵包和不知道從哪裡帶出來的果醬,好像出任務時有餐桌有椅子又有美味早餐是很正常的一樣,看著自己同伴困惑的眼神,披集露出了燦笑:「還會餓的話我可以再烤個飯糰喔。」


  ……不是那個問題啊!


*


  解決了很像去野餐時會出現的豐盛早餐,所有的桌椅和餐具都被披集給收了回去,維克托面帶滿足的笑容,終於想起要提醒眾人做正事:「那我們就準備出發吧,今天就會抵達遺跡了,該偵查什麼的也都會在今天進行,有進展的話說不今天就有機會回去了。」


  「對了,昨晚大家守夜有發現什麼奇怪的事情嗎?」他接著問,然後看到在場所有人動作十分一致地搖了搖頭。整個夜晚都很平靜,最多就是他們清理掉的那群不明物體還有些殘留的力量在掙扎,再來就是有紫袍在幫黑袍剪頭髮、一位負責守夜的白袍在夜裡咆嘯,其他應該是沒有什麼特別值得提的事。


  維克托點了下頭,「好,那我們就趕快出發。」


  第二天的路和昨晚幾乎沒有任何差別,但隊伍一行人也都知道這片森林看起來並不如表面上寧靜,個個還是繃緊了神經,隨時注意周遭任何微小的變化。越往深處走,勇利就越能感受到一股過去未曾感受到的力量,其中卻又隱隱帶著令他熟悉的感覺,一種令他不習慣、卻又不至於到排斥的氣息越來越強烈,他聽見最前方的維克托頭也沒回地說了一句:「很特別的力量吧?那些回報的紅袍似乎也在這裡感受到了那份異樣感,看來我們可以確定是離遺跡不遠了。」


  什麼樣的遺跡可以讓人連個邊都看不到、就能感受到如此明顯的力量?


  直覺告訴勇利,他們等等要面對的地方絕對比想像中的要困難上許多,雖然他不知道每個人對那力量的感受是否相同,但那終究是一種令人不舒服的感覺,擁有這種力量的通常也不會是多善良的物種或組織。


  領路的維克托在空中畫了幾下,發著藍色微光的線條在他眼前繪製成一張森林地圖,他確定了一下一行人所處的地理位置,說了聲快到了,卻被湊上前一起看著地圖的尤里發現了不對勁。


  「你說快到了?我們前面不就也是森林嗎?」他皺著眉頭問,一副對於維克托的話完全無法相信的樣子,但他質疑的點確實沒錯,地圖上顯示的光點正是他們隊伍所在位置,從藍色的線條看起來前方的路不過就只是一望無際的森林,根本沒有標示維克托口中的遺跡。


  大概早就準備好面對這個提問,維克托很快地回答:「從地圖上看起來是沒有任何東西沒錯,但這也是那座古代遺跡最特別的地方。森林地圖是公會繪製的、路線和地標也都是由公會提供,地圖上卻硬是抹去了那座遺跡的存在。」


  「也就是說地圖上找不到那座遺跡?」


  「就是這樣。」


  不要說尤里,除了維克托本人外所有人都是第一次聽到這件事,他們對於這座森林的了解也就只有情報班傳來的錄像,其他都交給維克托去安排、來的時候也是移動陣張開便把所有人傳送到定點。地圖上刻意不標示某個地點不是什麼罕見的事,為了保護或隱藏某個地區,通常繪製地圖的人都會選擇故意將某個最重要的部分隱去,也用這種方式避免有心人士透過地圖找尋。


  但他們沒想到這次的目的地會被保護得這麼嚴密,好歹他們也是正式接下公會委託的任務而前來,但連負責代表溝通的維克托拿的都是沒有標示出遺跡座落位置的地圖,八成對外流出的就只有這麼一個版本,讓整座森林看起來就像是一個平常根本不會有人想來的普通原始林。


  要不是連黑袍都不能拿到確切的地圖,就是連公會都不清楚真正的位置。


  同時,在地圖上,勇利還瞄到疑似另一個光點的東西在移動,那通常代表的是另一個有向公會登記的隊伍,但還來不及問維克托,對方手掌一拍、暈著光的線條便用極快的速度消失在空中,留下的只有維克托正思考著什麼的表情。

  「看來就在這裡了。」黑袍說。

  勇利抬起頭來。


  他本來以為會看到想像中遺跡該有的樣子,可惜的是他放眼望去,四周還是茂密的森林,勇利不解地望向維克托,其他幾個人也和他有著一模一樣的反應。


  維克托笑著面對他們的困惑,「情報班傳來的錄像不是說了,這裡有個被不明結界覆蓋的斷面嗎?不從那個斷面製造裂口,無論是誰都沒辦法進到遺跡裡頭的,這就是為什麼那些情報班的人無法進入。」


  「那要怎麼找出那個斷面?」尤里問,他們周遭的景色永遠都是那片森林,地圖上也沒有標示的狀況下,他實在很難想到有什麼方法可以找到那所謂的「斷面」,甚至是從中製造出入口。


  「這個嘛……其實我們現在就在那個斷面囉。」維克托用雲淡風輕的口吻說出這個事實,雖然他剛確實是說過「我們到了」,但也沒人想到他們此時站的位置便是那結界設置的地方,除了另一個人——「是吧,奧塔別克?」



——————————————————————




奧塔別克 · 阿爾京


▶袍級:黑袍

▶種族:砂與豔陽的古族後裔

▶武器:彎刀(古族寶器)

▶設定:大學部的年輕黑袍,部分力量受到封印,真正的實力連自己都不清楚。平時面無表情、不善交談,對交際沒有興趣。黑館住戶,跟尤里感情很好,很愛往白館跑。



——————————————————————



如果覺得設定圖的奧塔別克很帥,

那麼下個星期同一時間請不要錯過奧塔別克很帥的一章(到底

接下來劇情會往比較緊湊的地方走了XDD


五人隊伍裡剩下披集還沒放,想看披集的人也敬請期待(ゝ∀・)


那麼再次感謝各位支持,喜歡的話也希望能告訴我們(*´ω`)人(´ω`*)



评论
热度 ( 66 )
  1. 錦瑟無端深夏之花。 转载了此文字
    慢慢地要進主線任務了,下章有帥了一把的奧塔別克喔(´,,•ω•,,)♥

© 錦瑟無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