錦瑟無端

錦瑟無端,名五十弦。
帶著呆毛的灣家人,生活在北回歸線以下。
北極農夫一直線。
這次還驚覺自己錯過了某班車將近一年,那班車叫作ミカオル。
好在小滑冰三個月狂歡派對從頭跟到尾。
現在多跳了一坑靖蘇,簡直要把每個坑底都挖通了。

【維勇奧尤】Yuri!!! in Unique Legend 01(特傳PARO)

這一個禮拜的份量來啦!旅途正式開始(ノ>ω<)ノ

歡迎大家多跟我們說說話或是分享本篇喔(*´ω`)人(´ω`*)

深夏之花。:

→和 @錦瑟無端 弦子的共同創作

預告與故事介紹,前章連結:序章

→僅使用護玄《特殊傳說》的世界觀與背景,特傳原作人物均未出現

→文末附有本章出現之特有名詞解說與介紹,閱讀中有不懂的部分可以參照

→周更連載,分隔線後正文開始!



——————————————————————



  回憶結束。

 

  在維克托和奧塔別克的握手招呼結束後,參與人員名單也就此底定,完全沒給勇利反駁的機會,他就這樣莫名其妙地加入了這看似很危險、卻被維克托搞得像要去野餐一樣的任務。

 

  於是,一個星期後,勇利和維克托、尤里、奧塔別克再外加一個他的搭檔披集來到了影像中的森林;最初他說剩下那名紅袍他心裡有底,指的就是他那種族是夜妖精的搭檔披集.朱拉暖。兩個人認識也有好多年了,成為搭檔後出任務向來也都有著出色的默契,披集會被維克托找來這點勇利可以說是完全不意外。

 

  而且,不得不說,有披集在還能讓這個隊伍的氣氛稍微和諧一點,畢竟勇利這名搭檔一向以熱情健談的性格搏得良好人緣,就算是氣氛如此微妙尷尬的任務小隊,有他在都顯得和平了幾分。

 

  打從人員名單出來後,勇利就明白這趟任務旅程絕對不會多好過。他本身跟奧塔別克並不怎麼熟,只知道是個在學校頗有名的古族後裔黑袍、彼此生活唯一的交集大概就是尤里,但從這個人給勇利的整體感覺而言,他才不認為會是一個很好相處的人;再加上一個脾氣暴躁、老愛跟維克托槓上的尤里,還有永遠沒人理解他腦子裡在想些什麼的維克托,要不是有個正開心地說著「這邊風景好漂亮」的披集待在他身邊,勇利覺得自己應該很難從這個隊伍的前途裡看見光明。

 

  「有披集在真好啊……」勇利用喃喃自語地聲音低聲咕噥了句,走在前方的維克托卻完全沒漏聽他這句話,轉過身時帶著一臉受到重大打擊的表情:「勇利說這種話的意思是有我在不好嗎?果然你還是不想跟我一起出任務嗎?」

 

  「沒有那種事!」趕緊擺了擺手澄清,聽到維克托用這麼委屈的聲音說話,勇利也是滿心的慌亂、連說起話來都有些語無倫次:「我沒有不想跟維克托出任務、我是說,能一起出來我也很開心……」

 

  「意思是勇利很想跟我在一起對嗎?」

 

  「欸,也不是那個意思……」

 

  「居然說不是嗎,我好受傷啊勇利——」

 

  「你們兩個是吵夠了沒!」

 

  兩個人沒意義的對話最後終止在尤里不耐的怒吼中,他雖然也不是第一次看到這對笨蛋情侶完全把腦袋棄置在一邊不用的對話,但不管看幾次還是會讓他滿心煩躁;「要打情罵俏給我回學院裡,出任務就安靜一點!」

 

  「別生氣嘛尤里奧,不這樣就不像勇利跟維克托老師了不是嗎?」始終面帶微笑的披集拍了拍白袍同伴的肩膀,勇利根本不清楚這兩個人怎麼熟起來的,當然也可能只是披集和每個人都能在最短的時間內混熟;但顯然尤里對於他的勸說一點都不領情,頭一撇就擺出一臉「我不認識這群人」的表情。

 

  勇利只能默默在心裡嘆了口氣。

 

  所以他說前途看起來多災多難,任務開始不過二十分鐘,他就第不知道幾度這麼想著。

 

  移動陣只能把他們送到森林邊緣,對於影像中的森林,勇利可以說是完全沒有任何了解,除了沒來過外也幾乎沒怎麼聽過關於這裡的資訊,基本上接下來該怎麼走、目的地又在哪全交給維克托帶路,他們一行人目前也只能默默跟著維克托在森林裡行走。

 

  雖然看起來是普通的森林,但大家也都很清楚裡頭有著一定的危險性,邊進行著沒營養的對話也不忘記保持警覺,小心翼翼地踩著前進的步伐。

 

  「距離那什麼遺跡的大概還有多遠?」

 

  算一算,一行人也走了好段時間,即使路程很輕鬆、四周的景色也不輸給其他的名勝風景區,但映入眼簾的一直都是幾乎一模一樣的樹林,由尤里代表所有人向唯一認得路的維克托提問。

 

  同時間,走在隊伍最前方的維克托正把自己原先紮起來的長髮放下來重綁,風輕輕自林葉間吹拂過,他飛散的髮絲在空氣中勾勒一抹惹眼的銀色軌跡,屬於精靈的微光像流星劃過天際的殘影,看得身旁的勇利幾乎聽不進維克托接下來的回答,只是睜著眼、透過鏡片盯著無論看過多少次,都美得如畫似的雪國精靈。

 

  他第一次看到維克托時,也是一樣的想法——應該說,大多數人看到維克托時都是這麼想的。好漂亮的人,精靈很美,維克托完整傳承了種族出色的外貌,那頭銀色長髮與秀氣的五官在他少年時期似乎造成許多性別上的誤會,但也無妨,不論男女幾乎都逃不過被維克托的氣質所吸引。

 

  雖然跟這個人熟了一點之後,都會覺得他跟想像中的夢幻精靈有些出入……這位名聲傳遍校內外的黑袍要是能幫自己維持一下形象就好了,勇利忍不住想著。

 

  「……喂、那邊的豬排蓋飯!」

 

  被突然叫到自己的聲音嚇了一跳,看維克托綁頭髮看得出神的勇利才終於回過神來,一愣一愣地看著正雙手環胸、斜眼看著他的尤里,「我說你,從剛才開始就在漫不經心個什麼,根本沒在聽維克托說話吧?」

 

  「啊、抱歉……」

 

  意識到自己確實是分心得有點誇張,勇利趕緊把自己拉回來:「不好意思剛才有點恍神,你們說到哪裡了?」

 

  「勇利剛才在想些什麼呢,該不會是看著我發呆吧?」維克托微笑著,一語道破勇利剛才心裡頭想的事,又換來勇利一陣手忙腳亂:「不是、那個……」

 

  「看來是說對了,回去後有很多時間慢慢看啊,勇利可以不用那麼心急。」

 

  「就說不是了……」

 

  「你們兩個是鬧夠了沒有——小心!」

 

  正準備要暴怒的尤里自己打斷了剩下的話,但不用說他,其他人也在同一秒感受到了異樣,幾乎在一瞬間全部進入了備戰狀態。「剛剛說到已經進入了被回報危險的區域了,」披集小小聲地告訴自己稍早走神的搭檔,勇利對他眨了眨眼表示感激,兩個人的注意力都沒離開周遭的任何一點變化。

 

  有什麼剛才不在的東西出現了。

 

  在森林裡突然出現的東西通常都不會抱有什麼善意,畢竟他們也算是在沒經過同意的狀況下闖入別人的居住地,原本就不用期待會受到多少歡迎。他們四周的樹木後方傳來了微小的聲音,幾個輪廓不明顯的黑影浮現,勇利聽到維克托嘖了聲:「真麻煩。」

 

  「當初情報班回報的內容也有這些生物,似乎是這座森林裡特有的,帶有點黑暗力量的麻煩物種。」

 

  「黑暗力量?鬼族?」奧塔別克問,一邊的勇利也有感受到那微弱的黑暗力量,只覺得有股說不出來的熟悉感,但又覺得不像鬼族,究竟是什麼東西似乎連身為黑袍的奧塔別克都不太清楚,只能等維克托幫忙解答:「也不是,但因為會阻擾任務隊伍的前進,消滅它們也是公會認可的一部分。」

 

  「總之,接下來應戰就對了。」

 

  維克托這句結論尾音剛落下,第一道黑影就從一棵參天古木的後方衝了出來。那東西速度很快,並沒有能清楚描繪出的輪廓,即使是自認動態視力不錯的勇利都沒能看出清晰的外型,看起來就只是一團一團形狀各異的黑影,抱持著強烈的敵意朝著他們五個人衝過來;剎那間一道黑光自勇利頭頂掃過,他閃得很快,除了沒受傷外也看見了那東西的武器,趕緊出聲提醒自己的隊友:「小心點,它的一部分可以變成刀!」

 

  黑影不像外表看起來那樣虛幻,削去他幾根頭髮的東西很銳利,不難想像肉體被劃到會造成多大的傷害。

 

  沒想到一開場就遇到這麼麻煩的東西……從來沒面對過的物種永遠最難對付,畢竟沒有任何的資料記錄處理方式,他們看起來連個遺跡的邊都還沒有碰到,勇利實在沒想到會那麼早就碰上攻擊;但也沒給他時間多想,他速度很快地退到隊伍後方,動作流利地將瀏海向上梳起、把臉上的眼鏡放進他特別在紫袍袍服上加的口袋裡,口中低聲吟唱著召喚幻武兵器的咒語:「與我簽訂契約之物,讓不明者見識你的威嚴。」

 

  熟悉的兵器在勇利手上成型,他習慣退到隊伍最後方也是為了配合自己選擇的武器,一把銀黑色漸層、有著像是羽翼一般外表的弓,再搭配上尾端造型似尾羽、堅硬度卻絲毫不輸給前端銳利箭尖的箭,遠距離型的攻擊一直都是勇利最擅長的方式,他舉弓、拉弦、放箭的動作一氣呵成,弦被他拉到耳下的位置後又迅速放開,射出的箭準確地沒入了其中一個黑影,黑影的形體也隨著箭的刺入而煙消雲散,勇利在那瞬間還聽見了一聲若有似無的微弱哀鳴。

 

  「其實不難對付,砍個一兩下就死了。」早勇利一步揮出手上的西洋劍、拿著雪國特製妖精兵器的尤里說著,尖細的長劍又多刺穿了幾個黑影。尤里舞劍的動作一向很美,像在冰上跳出優美舞蹈似地舞著做工精細的西洋劍,也難怪就算他脾氣如此暴躁還是有那麼多追隨者。將對方動作盡收眼底的勇利想著,沒忘記多放幾支箭出去補足他隊友身後的死角。

 

  至於其他幾個人也都召喚出了自己的幻武兵器應戰,勇利的搭檔披集拿的是和他的弓為雙生兵器的權杖,同樣是銀黑色的杖身,比起勇利卻是比較偏向防禦性質,在隊伍中披集一直都習慣站在中心的位置、擔任輔佐和防禦的角色,這次也不例外;只是這回的敵人似乎戰鬥力似乎不算高,連披集不主攻攻擊的權杖都能輕易地讓好幾個黑影化成一縷輕煙,更不用說拿著頗有幾分民族風感彎刀的奧塔別克,以及正看似輕鬆地揮著幾乎和自己一樣高、上頭鑲著巨大冰晶鐮刀的維克托,五個人畢竟都算是身經百戰的袍級,黑影消失的速度非常快,但因為數量比預料之中來得多很多,看起來一時半刻也沒辦法全數殲滅。

 

  「要不要我來個法術直接把它們全滅了?」披集提議,卻看到維克托搖了搖頭,回答時動作輕盈地揮動鐮刀、又斬開了四五個漆黑的形體;「我們離遺跡已經不遠了,現在放任何大型法術都不安全。」

 

  「嘖,這樣一個一個砍是要砍多久。」明顯不滿意維克托的回答,尤里嘴上抱怨著,手上的西洋劍卻也沒停過。

 

  「反正也沒有那麼難對付,尤里就忍一忍吧。」

 

  勇利目測奧塔別克手上那把彎刀絕對不會比維克托的巨型鐮刀輕多少、搞不好還比那重上許多,他拿起那沉甸甸的彎刀砍人時卻像是沒什麼重量一般,還能回頭安撫尤里的情緒,也不出所料地一句話就讓快沒耐心的尤里噤聲。

 

  目睹這一切的維克托笑了笑,「尤里奧就是性子太急了些——嗯!」

 

  維克托沒說完的話全消失在晃過他眼前的黑光。

 

  利刃似的黑影掃過他面前,即使反應再怎麼敏捷,維克托這回也稍微慢了這次的奇襲一些,接在殘影之後的,是飄散在緊繃氣氛中的幾綹銀色髮絲。

 

  全場幾乎在同一時間安靜下來,直到尤里錯愕地開口:「喂、你的頭髮……」




——————————————————————






尤里 · 普利謝茨基


▶袍級:白袍

▶種族:雪國妖精

▶武器:西洋劍(妖精兵器)

▶設定:高中部一年級生,美麗而年輕的白袍。維克托的同鄉,從以前就看對方很不順眼。脾氣暴躁、性格難以相處,實際上是位純情少年。現居白館,和奧塔別克感情很好,在白館的房間常有黑袍出入。



——————————————————————




*本章出現之專有名詞介紹*


【種族】

『鬼族』

墮落至黑暗的一族,由扭曲的靈魂化成,居於獄界,對於侵占守世界具有非常強大的渴望。幾年前曾向Atlantis學院宣戰,後戰敗而暫返獄界。



【幻武兵器】

使用時非常消耗體力與精神力的兵器,有非常多種屬性,平時看起來像大豆形狀的美麗寶石,在使用前須與精靈簽訂契約並設定形體,幻武兵器才會成形。兵器的能力是否能完全發揮,須看訂定契約者的力量以及與精靈的契合度,達到一定程度時可進行二階轉換,型態與力量強度皆會改變,但契約者消耗的體力也越多。

幻武兵器的使用咒語為「與我簽訂契約之物,讓OO者見識你的OO」,空格處視需求可自行填空。

能產生共鳴且成雙出現者為雙生兵器,勇利所持之弓箭與披集的權杖即為雙生兵器。

 


【妖精兵器】

除幻武兵器外,各種族也會製作屬於自己的兵器,例如來自雪國的妖精兵器為千年寒冰所打造,和本身蘊含靈體的幻武兵器不同,是時間久遠而有神靈降體的兵器。使用時不須吟唱咒語,尤里所持即為雪國的妖精兵器。



——————————————————————



雖然之前放的維克托設定圖是短髮,但一開始的他是長髮黑袍喔

至於接下來維克托的頭髮會變成什麼樣子……敬請期待下一篇∠( ᐛ 」∠)_(欸


弦子要跟大家說感謝大家支持,多謝各方讀者老爺夫人關愛∠( ᐛ 」∠)_


深夏要說喜歡的話歡迎告訴我們喔我們下次更新見∠( ᐛ 」∠)_(為什麼要一直放這個#


评论
热度 ( 74 )

© 錦瑟無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