錦瑟無端

錦瑟無端,名五十弦。
帶著呆毛的灣家人,生活在北回歸線以下。
北極農夫一直線。
這次還驚覺自己錯過了某班車將近一年,那班車叫作ミカオル。
好在小滑冰三個月狂歡派對從頭跟到尾。
現在多跳了一坑靖蘇,簡直要把每個坑底都挖通了。

【冰上的尤里】年差(維勇)

→噗浪維勇深夜60分群vol.7

→看了今年四大洲後有感而發的一篇

→未來捏造

→有小破車

→剛才因為後半那的隱晦的一點兒也不算車的東西給屏蔽了,重發一個,對不住剛剛點紅心的小夥伴TT

--------------------------

鎂光燈和會場的聚光燈是如此刺眼。


——金牌得主,來自日本、勝生勇利。


穩重的女聲播報迴盪了整個場館,勇利扶著邊攔、拿掉冰刀上的冰刀套,縱身滑入冰場,四周全是歡呼聲、口哨聲,人們熱情地高喊著他的名字,甚至有女孩子的聲音用有點不流利的日文大聲叫著我愛你;他停了下來,對著所有給予他支持的觀眾一一致敬,胸口中的心臟用力鼓動著,他覺得臉和眼睛都在發燙,屬於他的長曲曲目正在回放最後一段,四肢百骸依然殘留著每一個跳躍、接續步、旋轉的感覺,他的全身細胞充斥著狂喜,和一種複雜的酸澀。


勇利向四面觀眾席敬了禮,來到獎台前,慎重地踏上了那個象徵冠軍的最高位,還沒戴上眼鏡的視線有點兒模糊,不太清楚到底是因為水分或是視力關係才讓他連看自己的手都糊成了一片。


銀牌得主——


下一個選手很快地也被唱了名、進場、敬禮,接著飛也似地來到了勇利的身前,用力地緊抱了他一下,甚至親吻他的唇角,所有人都在驚呼叫好,而勇利只覺得心跳蓋過了所有聲音,他沒有聽見其他人說了些什麼、唱了誰的名字,耳朵裡只剩下那把低沉磁性的嗓音,誇自己是最好的。


維克托.尼基弗洛夫最好的學生、及伴侶。


勇利想,自己終其一生都將追求著這樣的認同。


亞軍的台階比冠軍矮了一些,維克托站在上面就和勇利齊高了,很快地季軍也來到了頒獎台前,那雙湖綠色的眼睛盈滿了躍躍欲試的戰士一般的情緒,他沒有擁抱面前兩個前輩,反而各給了他們一個肘擊;十七歲,他們的尤拉奇卡還在最美好的年紀,勇利露出了微笑。他開始覺得自己的心揪緊起來了。


他發覺自己正站在一個時代和另一個時代承接的交會點上,二十九歲的維克托和十七歲的尤里足足差了一輪,而他就在那之間——二十五歲的自己,和維克托也有著四年的差距。


四年是個普通的年歲差,然而放到運動場上,這是個足以吞沒掉任何訓練或是強化的鴻溝,他們都還年輕時是年長那方具有體力的優勢,可當時間緩慢地推進,這樣的平衡將被打破、甚至逆轉;勝過維克托這件事勇利並非沒有經歷過,可今天的比賽,他沒想到自己會在奪得勝利後,頭一次對於這四年的差距感到一陣冰冷的恐懼。


跳躍幾乎從不失誤的維克托在這次的長曲後半部分,跳空了一個四周。


沒有摔倒,臨時地改變構成挽救了不少分數,然而那個空成了兩周跳的跳躍讓勇利打從心底發麻了起來,也因為這個關鍵的分差,讓all clean的自己站上了冠軍獎台。


維克托的笑容讓勇利感覺自己簡直要代替他碎成了千片萬片。


下面走這

-------------------------

在這裡說點什麼,事實上我真正入花滑坑的時間點就和我入小滑冰的坑是差不多同時並進的,儘管幾個大名鼎鼎的選手有耳聞,但是比賽什麼的是沒怎麼看過的。這個運動很美,但是表演出美麗的同時也是對身體的消耗。

我是個哈牛粉,我第一次認識他是他十九歲那年奪得奧運金牌,可我還沒有深入去了解他或是看過他比賽,直到去年,他二十二歲了,這個日本青年終於成為我對花滑最關注的選手,不過也就是那個二十二,我偶爾有種後怕的感覺,儘管看著大獎賽系列時那些擔心好像都是假的,但是四大洲讓我又是一輪大驚小怪,看著他跳空,我心都是揪的。

小陳才多年輕,就已經有如此可怕的實力。我仍然相信著哈牛他依然有著能傲視群雄的能力。

而這種感覺,我想也適合維克托以及尤里、和就站在他們交會點上的勇利。

在動畫結束後的賽季維克托也許強勢回歸,一如所有維飯和正在觀看動畫的我們的期望,可是再往後想,他的時代也確實走到落幕的時間點了,有點兒惆悵,但是又有這麼多新生的後輩在繼續把這項運動帶到新的境界。

時間和傳承,既殘酷現實卻又令人欣慰。

這就是我在寫這篇時的心情了,謝謝你的觀賞,我們下篇見:)

PS. 求點兒紅心和評論,麼麼噠♥


评论 ( 10 )
热度 ( 73 )

© 錦瑟無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