錦瑟無端

錦瑟無端,名五十弦。
帶著呆毛的灣家人,生活在北回歸線以下。
北極農夫一直線。
這次還驚覺自己錯過了某班車將近一年,那班車叫作ミカオル。
好在小滑冰三個月狂歡派對從頭跟到尾。
現在多跳了一坑靖蘇,簡直要把每個坑底都挖通了。

【預告】Yuri!!! in Unique Legend (維勇奧尤特傳PARO本)

來啦來啦!請大家拭目以待,比哈特♥

深夏之花。:


大家好,這裡是深夏&弦子(*´ω`)人(´ω`*)

這是一篇之後兩個人要出的合本的預告,但是沒看過特傳的人也不用急著關掉!!!!

我們知道一定會有人沒看過特殊傳說(簡稱特傳)這部作品

所以除了正文之外

也有預計要做非常精美的設定集進行名詞解說

整個故事也只是以特傳原作的設定做為背景,其他和原作並無關連(頂多會有一點小彩蛋)

自從兩個人開了這個腦洞後已經預謀(?)很久了

想將一個我們很喜歡的故事完整呈現給大家,所以如果有興趣或是願意支持我們的話,希望能看完這篇整理版的預告、然後不要忘記接下來關注我們的更新進度(ノ>ω<)ノ

廢話不多說請讓我直接進預告キタ━━━━(゚∀゚)━━━━!!




【故事大綱】


一個因為考試時總是失利而遲遲考不上黑袍的紫袍,種族為妖師的勝生勇利,正在接受大學部黑袍老師維克托 · 尼基弗洛夫的指導,這位受眾人敬仰的強大精靈還和勇利約定「要帶著他成功考上黑袍」;另一方面,美麗而自傲的高中白袍尤里 · 普利謝茨基認識了流有古族血液的黑袍奧塔別克·阿爾京,一個身上擁有連自己都不清楚的力量、背負著古老未知詛咒的強悍少年,兩人之間逐漸建立起他們過去都未曾想過的關係——


而當維克托從公會那裡接下了一個具有高度危險性與不確定性的任務,這四個人被塞進同一個隊伍裡,再加上一個勇利的搭檔披集,二黑一紫一白一紅的超豪華陣容一起出任務,卻不知道為什麼被公會通緝、不小心碰上殘留的古代陰影之力、莫名其妙地牽扯到奧塔別克身上的遠古封印——一邊被通緝一邊談一下戀愛的混亂旅程,怎麼樣曲折不明的未來在等著他們?




【設定解說】


看不懂上面大綱一大堆混亂的名詞嗎?不用擔心!!!!

我們預計會製作關於特傳背景的世界觀、種族、專有名詞解說的設定特典,也會有角色設定的精美插圖等等,所有的解說介紹都是深夏跟弦子兩個人多次翻閱原作後整理出來的,保證不抄網路上的任何資料(●´ω`●)ゞ


光就這本設定特典就超值得了,相信我ρ(・ω・、)←超努力在推銷#




【人物設定】


這次的封面與插畫部分交給了PLR,在這裡送上無盡的感謝給辛苦的她TAT

什麼都不用說,到時候裡面會出現類似這樣的插圖與人設:






這麼帥的維克托,作者兩個人都想自己先收十本(合掌)


人物介紹部分則是大概像這樣:



還有一些只是暫定版本的武器設定等等:



其他都在陸陸續續進行繪製中喔(๑•̀ㅂ•́)و✧

以上都是草稿,正稿都有可能進行更改或修正



當然如果你跟作者們一樣期待這麼美的白袍尤里完稿,請跟我們一起向繪者比心(´,,•ω•,,)♥




【出本連載】


這陣子就會開始在Lofter和噗浪上開始進行連載喔!

全文部分網路上應該會全部公開,但本子裡會收錄很多篇買本限定的番外


出本時間目前還不是很確定,可以的話是希望能趕上四月台北的YOI翁里場,然後看能不能找到善心人士收留我們寄售之類的(PД`q。)

所以暫定就是四月份,也會有通販w


雖然兩個人是說印十本自嗨也爽,但如果願意支持的話我們還是會很開心的ε(*´・∀・`)з゙




【片段節錄】


都打了這麼長一篇好像需要來一點節錄齁(・∀・)

節錄太多會劇透,就選了兩段短短的偷偷釋出一下XD


1.


也就因為他們這樣放飛自我式地無視了成為戰鬥中心的勇利和維克托,等到他們回過神時,整座森林早已經回歸寂靜。

「⋯⋯結束了?」

問出這句話的尤里差點咬到舌頭,看也知道所有的敵人都被剿滅得一乾二淨,連點渣都不剩;在場唯一一個紅袍終於想起自己的職責似地收起手機,拿出了記錄水晶稍微拍了一圈,他體貼地避免剛剛才陷入極度不穩定情緒的自家搭檔入鏡,並做好了定點搜查紀錄後,才慢慢地回來打破現場一片詭異的沉默。

「雖然有點奇怪,不過幾乎沒有在這裡留下什麼遺骸呢。」晃晃手上的水晶表示自己已經做了紀錄,披集笑了一下,「只剩下影像不曉得公會有沒有辦法查出這是什麼東西,但也只能請他們盡力囉。」

還有正常反應的尤里和奧塔別克點點頭表示沒有意見。

另一邊沒有回聲的勇利已經把武器回歸到最平常的第一型態,瀏海軟軟地垂了下來稍稍掩住了他的眼睛,他低著頭不發一語,好像沒有發覺自己成為了眾人視線的交會點,只是一個勁地盯著自己的腳尖看,連維克托試圖引起他的注意都有點徒勞。

「勇利⋯⋯」



2.


他低下頭,垂下眼角,「對不起。」

勇利絕對比維克托更了解,妖師黑暗的一面會怎麼侵蝕他族人的靈魂,他也知道維克托一直努力著不要讓他走上墮落至沒有光明的那條路,今天確實是他沒能克制住自己的情緒。這樣很危險。誰都沒能保證他會不會就這樣受到黑暗力量的驅使,再也沒辦法找回真正的自我。

放開緊握著勇利手掌的手,維克托笑了笑,手掌輕輕拍了勇利的頭,用彼此都很熟悉的動作搓揉著他的頭髮:「不用道歉啊,勇利下次注意一點就是了。」

「——而且,看到勇利因為我的事情這麼生氣,我心裡還是會很開心的喔。」

把自己的學生整個人擁入懷中,維克托在勇利耳邊輕聲說著,在他視線無法到達的範圍,勇利聽他說出口的話聽得雙頰又是一陣紅,一時半刻也找不到什麼話接下去。

他只是靜靜地讓黑袍擁抱著,待在只有兩個人的帳篷裡,讓精靈燦如天上銀河的髮絲搔癢著他的臉頰。

半晌,勇利才開口喚了對方的名字:「……維克托?」




【來找我們】


找深夏:Lofter-深夏之花Plurk-深夏

找弦子:Lofter-錦瑟無端Plurk-弦子

找PLR:Plurk-PLR臉書-Laura Chen


三個人都非常歡迎關注聊天喔ヾ(*´∀ ˋ*)ノ



謝謝把這篇很長的預告看到這裡的人,也希望我們能寫出一個讓大家喜歡的故事,喜歡的話歡迎幫忙宣傳或是給我們支持、也不要忘記關注接下來的消息和文章,非常感謝<(_ _)>(跪)




评论
热度 ( 72 )

© 錦瑟無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