錦瑟無端

錦瑟無端,名五十弦。
帶著呆毛的灣家人,生活在北回歸線以下。
北極農夫一直線。
這次還驚覺自己錯過了某班車將近一年,那班車叫作ミカオル。
好在小滑冰三個月狂歡派對從頭跟到尾。
現在多跳了一坑靖蘇,簡直要把每個坑底都挖通了。

【鐵血孤兒】喜歡(ミカオル)

→這是個新坑
→現代學生paro,排球隊之類的吧
→把噗浪上的東西整理了搬過來

——————

承載了兩人重量的腳踏車隨著踏板每踩一圈就發出一下老舊的嘎吱聲,向晚的風暖洋洋的,吹得人都有點想睡了起來。

三日月坐在奧爾加的車後座,瞇著眼看著對方的背脊還有更前面一點的晚霞天空,表情看起來一點也沒有賽場上的肅殺,那張長得比同齡人都還要年紀再小一點的臉也更像小孩子了。

他的車在出校門後沒多久就掉鏈了,雖說可以徒手修好,但是奧爾加一句「手會弄髒的,三日。」直接讓他打消了念頭,索性就把車給停回了學校,讓奧爾加載他一起回家。

也幸好他們住一起,誰都不麻煩誰。三日月無關緊要地想著,然後前面的奧爾加開始說起了話來。

啊,好像是在檢討著今天的練習賽吧。

其實說檢討也不對,大抵上他們隊今天的表現算是相當好的,該得分的有得分,該守住的有守住,奧爾加只是對著三日月念著一些隊伍之後的調整還有三日月本身跟他的配合,說起來也有點老媽子心態的樣子。

三日月一邊應著,一邊想著這樣藍天和晚霞混在一起的光景好像也在哪裡看過似的。

「三日,喂三日?」

「什麼?奧爾加。」

「你剛真的有在聽嗎?」

面對來自奧爾加的質疑,三日月眨了眨眼,心說反正奧爾加得看路看不到自己的表情,於是很小地笑了出來。

「嗯。」

「真的?」

「嗯。」

連續兩個單音的回覆讓奧爾加好氣又好笑地發出了一個笑聲,繼續道:「你該不會現在只會嗯這個字了吧?以外的呢?」

「會。」

「你啊......」

奧爾加終於把車停下來了,他回過頭去、手肘支在了握把上。

然後看見三日月認真的眼睛幾乎是帶著笑地看著自己。

「會以外的字呢?」「嗯。」

三日月其實滿想笑出來的,只不過看著奧爾加那雙金色的眸子好像映著遠方漸漸暗去的天空就好像映著自己的眼睛,他就又把想笑的感覺給吞了回去。

奧爾加開口。

「你對我什麼感覺啊?」

那還用說嗎。在心裡先補了這句,三日月覺得自己沒有笑出來果然真是太好了,一點也沒有把氣氛給弄亂掉。

「喜歡。」

兩個音,奧爾加揚起了眉,幾秒過後沒轍一樣地吁了口氣,沒來由地伸出手去把三日月的頭髮揉亂了。

「我想也是啊。」

這麼說著的同時,奧爾加轉回去重新踩動了踏板,腳踏車再次發出嘎吱聲地運轉了起來。

從前面飄來了很小聲的第二次回應。

「我也是哪。」

這回應顯然讓三日月非常滿意,他又嗯了一聲,接著把臉和身體整個往奧爾加比他還寬闊些的背上靠了上去。

鼻間滿滿都是奧爾加的味道。



Fin.
——————

梗來源:https://images.plurk.com/4u69npQ8ztCyqgJuHUrk.jpg

http://rinakawaei.blogspot.tw/2015/10/part6.html

评论
热度 ( 9 )

© 錦瑟無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