錦瑟無端

錦瑟無端,名五十弦。
帶著呆毛的灣家人,生活在北回歸線以下。
北極農夫一直線。
這次還驚覺自己錯過了某班車將近一年,那班車叫作ミカオル。
好在小滑冰三個月狂歡派對從頭跟到尾。
現在多跳了一坑靖蘇,簡直要把每個坑底都挖通了。

【刀剑乱舞】結婚しよ(石青)

→曾經的老夫老妻編輯x作家paro
→脫離刀亂產糧大隊(什麼鬼)已經有段時間了可能會有OOC出現TT
→然後我的重點根本不在結婚(md

*

「今天不曉得怎麼著,出門跟平時有在互動的小年輕們見面聚會的時候,一個妹子送了我東西呢。」

兩個人都洗過澡後的晚上,青江懶洋洋地趴在小和室的榻榻米上悠哉悠哉地說著;石切丸從書裡面抬起頭來,稍稍地揚起了眉,「哦?」

青江朝他歪頭一笑,「哎呀,看你這臉,你想跟個十六七歲的小妹妹爭什麼?人家都還沒發育全呢編輯大人,就不能對那是什麼東西稍微表達一點好奇心嘛?」

石切丸看青江一臉就是貓佔了便宜的笑,不由得也是一個莞爾,拗不過他一樣地放下了手上的書好聲好氣地整個人轉過去面對他,「好吧好吧,那是什麼?」

青江笑得更愉快了,俐落地從地上爬起來,掀了小和室的簾子往外走出去。

「你等我一下啊,順便也可以期待一下哦?」

可以期待一下啊。石切丸從鼻子裡發出了應聲,心裡還真的有那麼點起了興趣,雖說是從粉絲妹子那裡得到的東西大概不會太脫序,但難保青江這某些時候輕浮起來還真像脫韁野馬一樣的性子不會把那東西拿來作其他不良比喻。

這麼想著的同時,手腳很快的青江鑽回了小和室,他手上捧著個小紙包,看上去是手工包的,很精緻漂亮的樣子,方方正正還用了青蘋色的緞帶繫著。

「哎這個要好好包回去好難啊——努力了一下才弄好的;你看啊,我在想這妹子也真有心,家裡開布店的,居然送了這樣的禮物。」

石切丸靜靜地看著青江一邊自己說個不停一邊拆緞帶的樣子,接著在看見裡頭的東西之後愣了一下。

那是一塊白色的、相當精緻的薄透布料,車邊有著素雅的蕾絲,雖然整體看上去和陽剛完全扯不上邊,但也不顯得過分女氣,可以見得送禮的人下了十足的用心。

「妹子說這是要恭喜完結還有她本命最後的好結局......我是不曉得那樣的結局是不是真好,不過她們開心就行了;這塊布她說,是這樣用的——」

青江把打開了的紙包擱在桌上,兩手各捏著一角把那塊布捏了起來、輕輕抖開後,一下子就往自己的頭上蓋了下去。

「說這是白紗喔。」

青江的臉被蓋在那塊白紗之下好像泛起了一點點粉,他的笑也跟著柔軟了起來,合著他沒綁起來而散在肩上背後的蔥色長髮,看起來搭調得不行。

石切丸看著這樣的青江,仍然沒有說話,但慢慢地朝他靠了過去。

然後輕輕地掀開了罩在青江臉前的紗把自己也蓋了進去,接著輕輕地吻了上去。

和白紗一樣、輕柔淡雅的一吻。

「等到真的能登記結婚的那天,你就戴著這白紗跟我去吧。」

他說著,似乎很滿意能看見青江說不出半個字,而羞得沒地方躲的表情。

评论 ( 1 )
热度 ( 82 )

© 錦瑟無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