錦瑟無端

錦瑟無端,名五十弦。
帶著呆毛的灣家人,生活在北回歸線以下。
北極農夫一直線。
這次還驚覺自己錯過了某班車將近一年,那班車叫作ミカオル。
好在小滑冰三個月狂歡派對從頭跟到尾。
現在多跳了一坑靖蘇,簡直要把每個坑底都挖通了。

【刀剑乱舞】情人节快乐(石青)

→繁体注意,极短打

→可恶地放闪

→大家情人节快乐

-------------------

今天的本丸雖然和冬季以來一樣下著雪,卻多了幾分不太一樣的氣氛。


從最早起床的一批刀男們發出了「嗚哇啊」這樣的驚訝聲音開始,驚喜的笑聲或是意味不明的喃念、再不然就是短刀們先交換了一記了然的眼神後在哥哥一期一振面前單純的歡呼便此起彼落地在本丸各個角落響起。


青江發現那個小禮物的地方並不像其他同僚是在房門口,而是等到他在正堂近侍位置上坐好之後,才在平常陪著小姑娘辦公寫作業的小桌上發現綁了粉紅色緞帶的小盒子,上頭還附了張小卡。


【妾身除了你們這群傢伙之外已經什麼也沒有了,情人節快樂啊大家。】


哎呀呀,這還真是有他們主上平常那種浮誇性子的作風啊。青江噗哧一聲笑出來後解掉緞帶打開盒蓋,裡頭放著幾塊方方正正的棕色方塊,散發著微微的甜味,他還在疑惑這是什麼時想起了小姑娘有時候會從現世帶一些零食回來,有一種味道就很像這個,似乎叫——


「這就是巧克力嗎,樣子看起來不太甜哪。」


青江往聲音的來源斜斜地望去,嘴角的笑意慢慢地勾了起來,「結果其實你只在意這東西甜不甜呀?從現世給我們送禮物來的主上的心意好歹也在意一下吧?」


「心存感激地收下了哦。」石切丸正好捧著自己的那一份來到了正堂,瞅著青江身邊沒有人就直接地坐了下來,「嗯⋯⋯其實比想像中味道還要好呢,你還沒吃嗎?」


「看著你吃就充分了解這東西的好吃之處啦。」


明明就是活了一千多年的老刀,還是供在神社裡的,但青江老是覺得吃到東西——特別是甜食——的石切丸簡直像個小孩子,吃起來特別香似的。


障子外的雪安靜地下著。


青江靠著還在解決禮物巧克力的石切丸,兩個人就窩在正堂的小火爐旁;今天沒有工作,農地因為太冷而休耕,出陣也處在暫時休戰狀態,非常非常平靜、和一般人類幾乎沒有兩樣的生活。


「吶,石切丸。」

「嗯?」


青江仰起臉去朝石切丸眨了眨眼,「其實今天的巧克力送了是有意義的哦。」


「我知道呀。」石切丸也對著他眨了回去。


「今天這個日子也是很特別的。」


「我也知道。」


對話一瞬間青江不曉得該怎麼接下去了,堂堂刀宿付喪神、鎮守過一座城的靈刀如他,怎麼也想不到這時候居然會為了表達不出心情而像個小女孩一樣的暗自有點鬧彆扭。


「青江,轉過來一下。」


「做什麼⋯⋯唔唔?!」


巧克力的味道被強行貼上來並且闖進他牙關的濕熱觸感傳了過來,好甜啊,青江第一個想到的是這樣無關緊要的一句話;事實上接吻時也沒法多思考什麼,全部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交纏著的唇和舌,還有對方的鼻息。


「嗯,特別的日子,是吧?」


分開後石切丸的笑容看在青江眼裡就是一個無法直視,他把臉整個往對方胸前狩衣的布料裡埋了進去,又悶又羞地發出了幾個音。


他說,情人節快樂。


评论 ( 2 )
热度 ( 21 )

© 錦瑟無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