錦瑟無端

錦瑟無端,名五十弦。
帶著呆毛的灣家人,生活在北回歸線以下。
北極農夫一直線。
這次還驚覺自己錯過了某班車將近一年,那班車叫作ミカオル。
好在小滑冰三個月狂歡派對從頭跟到尾。
現在多跳了一坑靖蘇,簡直要把每個坑底都挖通了。

【刀剑乱舞】復健短打x3(石青)

→繁体注意

→消失了一段时间总算是把手感捡回来了

→以下三篇都是独立的

-----------------------

1. 耳語


石切丸睜開眼來,看見青江的臉龐面對著他、就在離得不出十公分遠的枕頭上,是安靜地睡著的樣子,然而仔細一看卻能瞧見細密的扇睫正在輕輕顫動。

 

是睡得不安穩嗎?

 

本丸裡頭逐漸步入深秋,像這樣的夜裡頭總是過分地涼可是又不及冷,厚被褥還不到能拿出來的時候;眼下青江身上的兩層薄被幾乎被蹭到了肩膀之下,本來體溫就偏低的他更是整個蜷了起來。


石切丸單手把自己撐起了上身,伸出另一隻手來把青江那一邊的被子給他掖好,隨後隔著幾層布料開始輕輕地拍他的背。

 

該怎麼說呢,果然還是太瘦了。每一下的觸感石切丸都能感受到被包裹起來的青江的背脊,肌肉勻稱,然而還是偏在瘦的那一方,平時已經吃得不多了,出陣時又是領著頭殺最狠的那一個,都不怕自己吃不消。


綿長的呼吸無聲地持續著,石切丸凝視著那張難得卸下所有防備和偽裝的臉,心中不禁湧起了痛惜的情緒,還拍著背的手轉而去輕輕撫摸那頭蔥色的髮絲,順帶摸了摸青江的腦袋。

 

如果他能一直這樣,就在自己的保護傘底下什麼都不用煩惱就好了。石切丸剛這麼想,下一秒又立刻發覺這念頭簡直跟占有沒什麼兩樣,況且照青江那性子看來或許也不會肯就這麼完全認栽。

 

那能怎麼盡最大力去保護他呢?


石切丸眨了眨眼,藤紫色的眸子裡一下子千轉百流,最後他像是終於想到了一個相當好的辦法一樣,寬心地笑了出來。

 

他小心翼翼地伏下身去,靠近青江的耳邊。

 

這時候是不是聽不見呢?或是又會讓他在夢境的哪裡無心地聽過了?


「青江,請你一直、一直地,和我在一起,好嗎?」


說完,人似乎沒有什麼大反應,石切丸又笑了一下,重新躺回去把青江攬進懷裡抱好。

 

像是感受到石切丸的溫度一樣,青江往他那裡擠了一點過去,整個人都要被埋在被子和布料以及臂彎裡頭,卻遮不住露在頭髮外面、有些發紅的耳尖。


2. 彼岸花


「吶,這個,很漂亮吧?」

 

石切丸有點愣地看著眼前冷不防被塞了過來的雜誌頁面,被折了一半過去好突顯出主要目標的雜誌近得他都看不太清了,只好伸手輕推了推捏著雜誌的人,「青江,拿遠一點,這樣我看不見。」

 

雜誌沒有被收回去,倒是直接放進了石切丸手裡;青江趴在桌上歪著腦袋,瞇起眼來笑得和貓沒兩樣,「你自己看看。」


那是一小格地方旅遊的報導,說是秋季時某個城市著名的特殊景觀吸引了不少人特意前去觀賞什麼的。

 

什麼樣的景觀呢?石切丸一個字一個字慢慢地讀了下去,遲了幾秒才注意到其實報導有附上照片。

 

他再次愣了一下。

 

那是一整片,滿滿當當的、鮮麗的紅,鋪了整條河岸邊都是那樣淒豔的顏色。


彼岸花季,滿布整個城市的彼岸花海。

 

「是不是很壯觀?整片的紅色有這麼大哪⋯⋯都遠得看不見盡頭了。」

 

石切丸看了,笑了一下,拿雜誌極小力地在對方頭上輕敲了一下,「想去就說呢,還用得著這樣試圖引導我?」

 

青江沒回答,只朝他擠眉弄眼。


*


於是到了周末,他倆車票一買車一搭,立刻就去了雜誌上說的那個地方。

 

一路上青江叨念著幸好幸好時序還趕得上,看起來是真的非常想去那個彼岸花海一探究竟。這樣的青江顯得孩子氣了起來,石切丸一邊聽他說著,一邊緊緊地把人的手握在掌心裡。

 

好可愛,難得這麼可愛。他心想。


一到當地,確實就如同報導所說,眼底立刻撞進了似乎綿延不絕的整片彼岸花。

 

青江走在石切丸前方五步遠的地方,腳步輕快,時不時轉回來給了石切丸一個愉快的笑容,石切丸總是對他回以相同的微笑,接著在人轉過去時舉起掛在胸前的相機喀擦一下將那抹背影收進記憶卡裡。

 

青綠色和紅色。石切丸看著視窗裡青江的身影,還有路邊一直延伸到花田的彼岸花,心中升起了一股熟悉的感覺。


那樣的配色,就和青江一直遮起來的右邊眼睛一樣,是襯在一片蔥色裡頭的鮮紅。


走著走著也來到花田了,這裡的彼岸花密度更加地高,細密地鋪滿了緊鄰著川邊的所有景色,放眼望去盡是一片燎原似的紅。

 

「這種花,傳說是開在三途川邊的哦。」青江不曉得什麼時候已經走進花叢裡頭,蹲下來時花朵差不多就和他胸前齊高,正好一朵紅燦燦的彼岸花就開在他心口前方,「黃泉的景色,在人間果然還是少了那麼點味道呢。」


「花開不見葉,葉生不見花,是嗎?」石切丸朝他靠近幾步,雙腿微曲雙手就撐在膝上。

 

「呼呼,學識淵博呢。」

 

一陣稍涼的秋風拂過,吹起了青江遮蓋了右臉的大片瀏海,底下瑰麗的紅色眸子就這樣露了出來。

 

紅得就像、這一整片的彼岸花一樣。

 

十足淒豔。


石切丸盯著正對著青江心口的那朵彼岸花,越看越覺得有股氣堵在胸腔裡悶得慌,那樣在左胸盛開的紅,莫名地令他覺得刺眼。

 

回過神來時他已經把青江緊緊抱在懷裡了。

 

「石切丸?」青江的手頓了一下,最後慢慢放到了石切丸寬闊的背上。

 

「彼岸花很美,真的很美,就和你的眼睛一樣。」


下一句話石切丸沒有說出口——但是怎麼也不希望在你身上看見同樣怒放的紅花,他是這麼想的。

 

幾秒後,他聽見青江嘆了口氣後輕輕笑了,帶著一點無奈、和久經歲月的滄桑。


3. 遊樂園


啊啊,現世的天氣一直都這麼炎熱嗎?

 

青江靠坐著一個在樹蔭下的長椅,眼前來來去去的人類大多是成雙成對,再不然就是一整群歡笑著打鬧著跑過去,大聲吆喝著下一個要去哪玩,個個都充滿著活力。

 

所以到底為什麼遠征是到這裡來遠征呢,這個主上稱為遊樂園的地方。


他把一直蓋在臉上的瀏海稍微撩了起來,一些髮絲都因為汗水而黏在額頭上了,感覺怪不舒服的。現世的溫度顯然不像有審神者維持運作的本丸那樣和藹可親,他幾乎可以感覺到地上都蒸騰出了熱氣一股股地熏著他。

 

「還好嗎?」

 

身後響起了極度熟悉的嗓音,青江都還沒來得及回頭去看,就先被脖子傳來的刺痛冰涼敢給激得縮了起來。

 

「——動作真慢啊。」


石切丸拿著兩罐金屬罐子朝青江笑笑,其中一罐剛才拿來冰他的這時候被塞進了他手裡,「這也是沒辦法的事呀。」

 

這個機動十的神刀大人。青江說不上是埋怨還是其他什麼情緒,無語了一陣後最終也只能做到腹誹和咋舌這樣一點骨氣也沒有的反應,接著耐不住口渴地拉開了罐子的拉環——學著他剛才看到一個少年的動作。

 

啊,涼快多了。


「你走去走回來花了十分鐘只帶回了這些嗎?」「嗯⋯⋯不夠嗎?」

 

石切丸看似沒用什麼力氣就啵地一下拉開了飲料拉環,青江皺了下眉,看了眼自己剛才都拉得痛了的食指關節。

 

好像什麼自己辦不太到的事情都能輕易完成一樣,真是令人惱火呢。

 

「你剛才讓我去不就得了,沒準同樣時間我還能多帶點吃的回來,給你的,要真的買了我可能也吃不了那麼多。」


石切丸仰頭灌了一口飲料,像是對於內容物的口感覺得驚奇一樣地挑了挑眉,然而青江只注意著他隨著吞嚥動作而上下滑動的喉結。

 

「剛才你看起來這麼不舒服,說什麼也得讓你先休息呢。」喝完一口的石切丸聳聳肩,很理所當然地回答道。

 

「你這是在關心我?哦呀,這可真是引人誤會。」「不是誤會哦?我是很認真的希望你能好好休息一會兒的。」


嘖,擾人心神。

 

青江沒轍了,移開眼神去盯著自己現在穿著現世布鞋的腳尖。其實石切丸這傢伙把那一身厚重的衣服脫下來之後,穿著現世服裝不也挺好看的嗎,身板又不薄,襯衫都能撐得有力了起來。

 

「你想去坐看看那個嗎?」石切丸一句話把青江給拉了回來,只見修長的手和手只穿越了放眼望去琳瑯滿目的設施,直直指向了遠處的一個、高高的圓環物體。


「⋯⋯摩、天輪?」

 

青江被自己噎了一下,迅速感到一陣燥熱從脖子往他耳尖延伸過去,幾乎就要撲到臉上去了;他們審神者在這次遠征出行前提過這東西,還有一個關於這東西的傳說。

 

「原來是叫這個名字嗎,嗯,就是那個。」

 

他轉過去看著石切丸的側臉,結果根本看不出什麼,連到底人知不知道那個傳說都沒能猜出來。

 

這還能、有什麼居心呢⋯⋯


拗不過不曉得為什麼固執了起來的石切丸,青江煩躁地嘆了口氣之後一口氣喝乾了手裡的飲料,被冰到頭痛得嘶了一聲出來,一捏罐子給捏扁了之後直直投向了對面的回收桶,哐啷一聲穩穩地進了桶口。

 

「走吧。」他拉起了石切丸。

 

在他的機動引導之下總算是能有比較快的速度,搶在一波人潮剛好離開摩天輪時搭上了下一輪。

 

石切丸的身高在這時候就顯得太高了。


「⋯⋯你知道這摩天輪有什麼傳說嗎?」

 

青江沒敢去去看著轉過來的那雙藤紫色的眼睛,他只是盯著右邊的、逐漸遼闊起來的景色。

 

石切丸久久沒有答覆。

 

都快到頂了。青江呼了口氣出來,正想再次開口來打破沉默的時候卻被先發制人的呼喚給搶了話頭。

 

「青江。」


一轉過去卻發現車廂晃了一下,微微朝自己的方向傾了過來,青江心裡啊了一聲道這不都要到頂了才靠過來坐是不怕一下子就摔死了嗎。

 

可能真的不怕摔死,他們的本體都還好好地被保管著。

 

青江有點動搖地盯著石切丸撐在自己正上方的臉孔,還有那雙正望著外頭的眸子;他注意到石切丸的臉上慢慢浮出了笑容。


然後他就被輕輕地抬起了下巴,被吻了。

 

⋯⋯被吻了?

 

「唔嗯,算是知道呢,你說的傳說。」

 

這一下吻得很輕巧,石切丸笑得還是那樣看起來很輕鬆的樣子,青江看都看傻了。

 

「這樣就能一直在一起了,對嗎?」


青江慢慢低下頭去,也笑了。

 

「——狡猾。」



评论 ( 8 )
热度 ( 61 )
  1. 人偶桑錦瑟無端 转载了此文字

© 錦瑟無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