錦瑟無端

錦瑟無端,名五十弦。
帶著呆毛的灣家人,生活在北回歸線以下。
北極農夫一直線。
這次還驚覺自己錯過了某班車將近一年,那班車叫作ミカオル。
好在小滑冰三個月狂歡派對從頭跟到尾。
現在多跳了一坑靖蘇,簡直要把每個坑底都挖通了。

【刀剑乱舞】迴游 06 end(石青)

→繁体注意

→迴游系列最终章

→当然不会是BE的大家放心

→前篇:【01】【02】【03】【04】【05】

------------------------------

雖然白天時遇到的那位老司機說著這鄉下地方已經不那麼熱鬧了,可一到了晚上將近祭典的時間,小鎮仍然聚集了幾批人潮到來,似乎都是隔壁町過來的,加上正好是暑假期間,年輕的少年少女們還是相當樂意跑出家門來到遠一些的神社參加一年一次的祭典。

 

他從一群跑過自己身邊的高中生們口中聽見了「花火會」這樣的關鍵詞。

 

花火嗎?原來有一直保留下來到現在呢。他看看腕錶的時間又抬頭看了眼正要暗下去的天空,盈凸月的高度才剛從山頭探出來一些,如果時間也沒有變的話,距離要開始施放的時候還早得很,有足夠的時間讓他把這個地方重新熟悉一遍。這個地方又比那時候更大了些,因為祭典而掛起的燈籠串得滿街滿巷都是亮晃晃一片,一路綿延到了北面的小山丘,盡頭就在上頭的神社。

 

那個村守神……現在是鎮守神了呢,這種時候是不會好好待著的吧。他在心裡頭這麼想著,有點會心地自己笑了出來,說不定現在到街上去隨意走走都能遇上,或是往祭典攤販裡頭鑽也可能會看見蹲在某個攤前的青綠色身影。他一邊在腦中描繪那樣的景象,一邊往祭典中心前進,路上不乏小孩子成群結隊地邊玩邊走,還在爭著等等要是買了東西誰能吃的比較多。

 

路上的景物在長久的時空變遷之下已經改變了不少,每當他經過一個轉角時只能模糊地想起這裡曾經有什麼,儘管道路的編配沒有太大變動,兩旁也不再是低矮平房了。遠遠地可以開始聽見攤販的吆喝聲了,考糰子的醬油香氣也隨著夏風飄了過來,那些都是屬於祭典的味道。人潮就在前方,他刻意看了看四周想尋找一顆淺蔥色的腦袋,不過一時半刻也不太可能馬上發現,於是乾脆混入人堆裡邊逛邊找,還能消磨點時間。

 

攤販多了很多新的花樣,遊戲性質的也變得常見了,他饒有興致地這邊看看那邊摸個撈金魚玩,抬起頭卻瞥見一抹熟悉的綠,頭上還斜掛著個狐狸面具,悠悠晃晃往遠離他的方向走去;他轉頭把紙網遞給了一個遲遲等不到同伴讓著玩的孩子,起身趁著還沒看丟時也跟著追了過去。那身影似乎比以前還小了一截,淹在人群中有點不太明顯,但是那頭綠色的長髮他卻怎麼也不可能認錯。

 

他一路跟出了祭典最熱鬧的中心,但出了人堆後反而跟丟了,四下張望了一陣後才在稍遠一些的小徑上又找到了那個背影拖著件白裝束在風中飄蕩,前進的方向正是燈籠串所指的神社盡頭。

 

錯不了,肯定錯不了。打出生以來就沒激烈搏動過的心臟此刻跳得飛快,他呼了口氣出來,跟著燈光的指引刻意保持著平靜地跟了上去,儘管跟到一半那人忽然就沒了影,但是只要到了神社,十之八九能再找回來。

 

遠離了喧囂後,一沉澱下來再看看身旁的景象,他才發覺三百多年對於人類社會究竟是多大的跨度,而這樣大的跨度在那人眼裡又會是短暫呢?或是同人類一般感到漫長呢?

 

想著想著,神社的鳥居已經近在眼前了。他又深呼吸了一次,接著邁步踏進屬於神的領域,靜謐而有些光照不足的神社裡有盞燈火特別顯眼,赫然就是他追著得那身影正提著個紙燈籠、曲著膝蓋半是浮著半是坐在個石燈籠上,橙色的光源映著他的眼,反射出了一點金色的光芒。

 

那人慢慢地轉過頭來,表情從原本的漠然逐漸有了溫度,先是驚愕地瞠大了眼,幾秒後哼了一聲笑出來,從石燈籠上跳下就提著燈朝他走去,狐狸面具掛在右邊臉上,正好跟瀏海一起遮住了那一邊的眼睛。

 

「來得可真是好時機呢。」那人站到了他面前,身高確實縮水了,至少又矮下去變成只到他半顆頭高,臉上的笑還是他記憶裡頭的那種彎起的方法,刻意想顯得自己很有餘裕一樣。「你說是不是?石切丸。」

 

他眨眨眼,伸手拿下那張面具,張了張嘴卻又沉默了一下,半晌才慢慢吐出了第一句話:「比起這個,青江,你看我是不是有好好遵守承諾呢?」

 

面前的九十九神愣了一下,臉上的笑意滲進了一點暖和的感覺,接著像是有點害怕一切都是夢幻似地伸出手揪住他的衣襟、把臉埋進了他的胸膛。「我一直以為那不可能你知道嗎……?三百年哦?我在這裡足足守了三百多年,中間還被磨短了你說是不是很糗?但是還是很好地守著這裡哦……」

 

石切丸空出手來輕輕拍了拍青江的背,把整整小了一個尺寸的身軀抱進懷裡,「我都看到了,做得很好──謝謝你一直等在這裡。」

 

盈凸月升到了將近中天的高度,底下鎮中心傳來了不曉得為什麼而倒數的倒數聲,下個瞬間,祭典的第一發花火被炸上了天空,綻開紅色的煙花後散成了一簇簇金色往一片漆黑中急速墜去。青江抬起頭來抱怨地看著石切丸還是藤紫色的眼睛,同樣抱怨地開口道:「怎麼語氣聽起來跟哄小孩子似的?」

 

石切丸偏過頭想了想,最後笑著轉了回來,「不如就別像小孩子了吧。」

 

後頭的夜空又炸開了一朵更大的煙花,紅色金色紫色齊放,耀眼的程度更甚當年看過的那些,然而那時候花火才剛傳入民間不久。石切丸低下頭去,就在砰的一聲爆炸聲中,輕輕地吻住了青江的唇。

 

微涼的溫度,還有唇瓣的形狀、柔軟的觸感,都跟記憶中沒有兩樣。曾經以為不可能的、已經淡忘的那些如今全部回到了自己身邊,三百年再怎麼空虛此刻也覺得通通值了,青江感到胸口一陣翻江倒海,差點就眼眶一熱掉出淚來──他都多久沒體驗過這種感覺了。

 

三途河的軌跡確實不可抹滅,只是眼前這個人,就好像順著這個軌跡逆流而上,回到了他作出承諾的那個時刻把一切重新接了上去,實現了所有。

 

只要這樣便足夠了。這個吻顯得深遠而虔誠,石切丸放開青江時兩人額頭還彼此貼著,吐息都融在了一起。

 

「這時候是不是該說我回來了?」

 

青江被這句話逗笑了出來,抬起手來握住石切丸正在輕撫著自己臉頰的手,「那我便說歡迎回來,是不是?」

 

說著,兩人都一起笑了,笑裡都是暖融融的繾綣愛意。

 

 

答應你會回來看的花火,為此我甚至能迴游三途河。

-----------------------

本子内容释出方面,迴游部分正式结束啦(撒花

最近遇到了一些不很舒心的事,但是一直有慢慢收到回复真的对我是很大的支持QWQQQ

所以,也请对这个系列留下一点看法吧,或是要跟我一起啊啊啊也没有问题的噢('▽'〃)

就这样,下次见啰(挥小手帕

评论 ( 8 )
热度 ( 48 )

© 錦瑟無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