錦瑟無端

錦瑟無端,名五十弦。
帶著呆毛的灣家人,生活在北回歸線以下。
北極農夫一直線。
這次還驚覺自己錯過了某班車將近一年,那班車叫作ミカオル。
好在小滑冰三個月狂歡派對從頭跟到尾。
現在多跳了一坑靖蘇,簡直要把每個坑底都挖通了。

【刀剑乱舞】白ワンピ(石青)

→繁体注意

→年龄操作、青江女装注意

→摸鱼短打注意

→借梗注意......原创的太太看到请过来拍打我,我忘记是哪位了对不起QHQ

→狀態更新,太太已經同意了,謝謝大家

→推特真的好可怕啊

------------------------------

石切丸第一次看見那孩子時,是在十六歲的春末。


他為了圖個清靜而把高校志願填得老遠,遠遠地離開了三条在東京的本家去往了四國的三条分家。當地有個跟三条差不多有名的家族姓京極,宅子就坐落在石切丸每天往返學校必經的道路上,他偶爾會抬頭看看兩層樓的老宅院,一旁栽著的櫻樹已經快把花落光了。


那天是個晚歸了的向晚時分,石切丸照常經過京極大宅,抬頭一看就發現有個大概十一二歲的孩子站在老宅二樓面向外頭的窗戶前,似乎在看著他。


石切丸就停在孩子的視線當中,瞇起眼看了回去。意外的那是個生得漂亮的孩子,乍看那張還沒長開的臉一時之間竟然分辨不出是男是女,長長的蔥色長髮散在背後,右臉被大片瀏海給蓋住了,身上只有一件單純的純白連身裙罩著,儘管要步入夏季了看著還是有些嫌太過單薄。石切丸就盯著他看了幾秒,那孩子朝他笑了一笑後關上紙窗,應該是走了。


有些莫名其妙的相遇,然而在那之後石切丸越來越常看見那孩子出沒再他視線所能及的京極家大宅裡,身上總是千篇一律的那件白連身,看久了讓石切丸竟然升起了一種「這孩子該不會其實是活的雛人形」這樣的想法。


然而這樣的猜側終於得到了解答。京極家老早就聽聞三条分家最近迎來了一個本家的少爺,一直在找某個機會請來宅子裡作客順便試著能不能跟三条本家搭上點關係,這層心思石切丸是理解的,然而卻沒什麼想領情的意思,在正廳喝了幾口茶後禮貌詢問了能不能參觀宅邸內部,得到同意後便起身離席留下三条分家的人跟對方繼續不著邊際的寒暄。基本只停留一樓的石切丸晃了一圈,才想著哪裡能上到二樓時就在一個角落撞見了一個白色的身影,定睛一看,赫然就是那個漂亮的孩子。


孩子的頭髮這次是被高高地紮了起來,用自己的頭髮繞了一圈固定在腦後,瀏海仍然遮著他的右臉。


「呀,我還以為是什麼來尋求幫助的人呢。」他發出咯咯的笑聲,這下石切丸總算搞清楚這是個男孩子了,還沒變聲的嗓子聽起來帶著一點軟軟的調子,配著他臉上虛浮的笑,看起來不太真實,「我這副模樣很奇怪嗎?不過是沒辦法的唷。」


石切丸看了看這一身白衣,又想了想那張要是長開了肯定能帶著幾分豔的臉,緩緩的開口回答:「的確不尋常,但是還不足以說奇怪呢。」


對方露在外面的那雙眸子是金色的,在光線不足的角落中只是反射出外頭的一點光線就會閃著好看的光;他微微瞠大了眼盯著石切丸發了幾秒呆,接著又露出那抹飄忽的笑來,「……你可是第一個這麼說的人。」


「我叫笑面青江,連名字都像你說的不太尋常呢──畢竟不完全是京極家的人嘛。」自稱青江的孩子拉了拉裙擺,不很在意地在空氣中拉出一個弧。石切丸揚了揚眉頭,跟著報上了名號,「我是石切丸。……你說你不完全是京極家的人,怎麼回事?」


只見青江故意在等這句話似地點點頭,嘴裡還念叨著「為什麼呢」一邊把手從裙襬上拿起來,「真是直指紅心呢……雖說沒有什麼必要,但還是請你事先做好心理準備哦。」他緩緩地把手抬起來,撩開了臉上那片瀏海。底下是一隻紅色的眼睛,儘管石切丸心裡清楚這是色素缺乏,一看到還是不免心有些抽了一下。「看見了嗎?就因為這個,我才成了京極家的鎮守物哦。」


京極家作為地方望族在前幾年遭了不少禍端,直到某天他們遠房親戚出了事留下了一個小小的孩子,萬不得已之下只好託孤給四國的京極本家。青綠色的長髮,異色的雙眸,再加上他來了之後真的平靜下來的京極家現況,不意外這曾經的陰陽世家幾乎把人當雛人形或是什麼辟邪之物在養了,還自認挺成功的。


石切丸聽到這裡就皺起了眉頭,藤紫色的眼睛就盯著青江,一語不發了好半晌。「……你就甘心這樣?」


「嗯?我說啦,這是沒辦法的事,畢竟是給人家養──總得有點貢獻是不是?」青江彎起了眉眼在笑,但一片金色裡頭沒有半點笑意。


這種養育方式幾乎沒把青江當成活物,就像是在供奉一樣,石切丸光看這小小的臉蛋上頭掛著的居然是這麼空洞的表情,心裡頭隱約有種被掐住的感覺,悶得慌,然而他從沒有這種體驗過。


這件白連身之於青江是個束縛。


從後面傳來了一陣腳步聲,有點急促、還帶著點不滿,匆匆地朝著石切丸他們的方向走來;石切丸往後一看發現是京極家的僕人,一發現是他跟青江倆單獨處在這狹小的角落邊立刻就發出了道歉一樣的話,說著竟然讓三条家的少爺見了這樣的存在十分不好意思,一邊伸出手去拉青江的手臂,眼神連看都沒看一眼。


青江也沒看他,眼神直直地望著石切丸。石切丸心下一動,張了張嘴沒發出聲,看著那件單薄的白連身在拉扯之下晃出幾個弧來,他用唇型試著傳達些什麼,而青江似乎看到了。


因為他的笑裡突然添上了溫度。


「──等我把你從這裡帶出來。」


评论 ( 8 )
热度 ( 52 )

© 錦瑟無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