錦瑟無端

錦瑟無端,名五十弦。
帶著呆毛的灣家人,生活在北回歸線以下。
北極農夫一直線。
這次還驚覺自己錯過了某班車將近一年,那班車叫作ミカオル。
好在小滑冰三個月狂歡派對從頭跟到尾。
現在多跳了一坑靖蘇,簡直要把每個坑底都挖通了。

【刀剑乱舞】甜瓜苏打和莫吉托(石青)

→繁体注意

→にっかり青江版深夜の真剣創作60分一本勝負 

→我上来是为了赔罪的

→本子的内容可能必须删减了......一来考量会不会窗本的问题二来已经要爆页了真的非常不好意思,有篇学pa(大四x大一)将不会收入本子内容,未来将直接放出,还是对不起(顶锅盖跪算盘

-----------------------------

店門上掛著的銅鈴隨著門被推開的那一瞬間發出了幾聲清脆的聲響,從外頭溜進了幾股燠熱的氣流,但也很快地被進門來的那人闔上門板而阻絕在了另一邊,店裡頭的溫度正合適,高高掛在橫梁上的冷氣上上下下地輸送著低溫的風,一下子舒服的感覺不禁令人有些昏昏欲睡。

 

「這副特地跑來的樣子真是辛苦了呢。」青江從吧台後來到了點餐台,手肘支著檯面雙手交扣,講下巴擱在了手背上笑嘻嘻地看著來人一面抹掉額上的汗滴走過來,「石切丸?」

 

準確來說石切丸並不是特地出門跑來這裡,他本來是已經完成假日的加班打算回家去了,不過以他現在這樣的情況來看說是順道來一趟也不太對,當腦子裡充斥著「好熱」、「好渴」之類的念頭時,回過神來就已經推開這間咖啡廳的門了;說起來他可是經常到訪這裡,熟門熟路得要怎麼從家裡走最短路線來都知道。

 

「唉呀,讓你見笑了呢。」石切丸露出一抹困窘的笑來,傾身朝前去湊近了青江一點,「看在我這麼辛苦的份上,有什麼推薦的嗎?」

 

青江從檯面下抓出一張板子來,眉毛連動都沒動半分地直接把它立在了石切丸眼前,「我可還在工作啊……都在這裡咯?夏季限定的款式呢,也不曉得歌仙這算盤怎麼打的居然還想得到玩季節限定。」

 

板子上頭用好看的美工字體寫了幾個新的飲品出來,旁邊還煞有其事地畫了插圖,看就知道是他們藝術出身的店老闆的手筆。石切丸瞇著眼看了幾秒之後,很快地做出了決定:「那我就一杯甜瓜蘇打吧。」

 

這決定顯然青江沒有料想到,石切丸的食性是什麼大抵他是了解的,可是又摸不透,就是因為石切丸會吃、能吃、有那個本錢吃,所以他什麼都吃,基本好看的好吃的能咽得下去的都不會被石切丸挑在「不吃」的範圍裡,也才這麼摸不透。只見青江揚起了眉頭,嘴角那抹笑也不曉得是刻意還是怎麼,弧度都曖昧了起來,「誒──我都不曉得石切丸先生的胃口這麼孩子氣了,什麼時候好上清純這口的呀?」

 

石切丸看了他一眼,藤紫色的眸子滿是笑意,聲音忽地壓低了下去,「要是你樂意,天不見日了可以來試試?」

 

於是青江立刻慫了,也不搭理石切丸的問句,收了板子縮到收銀台後頭在點餐機上按了幾下,「這樣是四百三十円。」

 

石切丸老實地掏出五百硬幣給人找錢。整個結帳完了後青江扭頭去吧台後翻材料出來,順便從杯架上勾下了一個擦得晶亮的玻璃杯,到底他還是店裡頭的良心調飲師,內心再怎麼想把辣椒和甜薑(明明這裡不是壽司料理店卻能找到)合著檸檬皮一起扔進蘇打水裡遞出去但還是忍住了,轉念一想這舉動簡直跟石切丸他兄長的髮小沒兩樣,還是乖乖地往裡頭加一丁點食用色素和自己的配方把飲料給調出來,還貼心地給石切丸多添了半匙糖──這人吃甜食的時候就特別嗜甜。石切丸也沒去找個位子坐下,往旁邊的吧台座位移了過去就心安理得地看著青江變魔術般抓著調飲工具三兩下把自己的點餐給調了出來。

 

「加不加冰淇淋?就多收你六十。」「……不用了。」

 

當杯子叩一下擺在自己眼前時,石切丸必須第一千零一次承認,青江的手藝真的很好,本科生出來的就是不同凡響。

 

「喝吧,你可以儘管放心,關於放辣椒這點我可是想都沒想過哦?」

 

這反而要讓人擔心了。石切丸心裡想著,倒也沒有真的在意,端起杯子啜了一口發出了好喝的感想,不意外看見青江一臉得意。青江一轉頭又去調第二杯飲料了,這次他拿出了蘭姆酒,看樣子是杯酒精飲料。幾分鐘後另一杯飄著青綠色薄荷葉的透明飲料被擺在了石切丸的甜瓜蘇打旁邊,一眼望過去吧台上一片綠,上頭插著的吸管就咬在青江嘴裡頭。

 

「怎麼啦?調飲師陪你喝飲料,這種待遇可不多呀。」青江撐著臉瞅著他笑,金色的眸子彎起來特別好看。

 

店裡頭熟一點的客人都知道石切丸跟青江私底下有交情,不過這個「私交」的程度究竟熟到哪裡的就沒有人去探討了,反正看起來就跟路上隨便抓一把都能有的大學同窗一樣,也就沒了那總想八一八的心──殊不知這倆才是真正該被八的。

 

是了,這兩人還互相是戀愛對象。

 

石切丸看著青江有一口沒一口吸著他自己那一杯的飲料,不禁開口問道:「你這個是什麼?」

 

「Mojito,剛才在推薦板也有的不是?」青江手比了比櫃台方向,一臉的理所當然。Mojito算是有名的蘭姆調酒,酒精濃度不高,也就百分之十左右,不過總歸還是酒精飲料,青江喝掉半杯後臉頰泛起了一點紅,但眼神還清醒得很,他的酒量其實不錯,就是容易臉紅,泛在偏白的臉頰上就更顯得那抹酡紅顯眼了。

 

石切丸瞧瞧他咬吸管的動作、又看看四周正在離峰期的店內客人,零零星星的,基本不會注意吧台這邊,於是很快地做出了某個動作。

 

他趁著青江放開吸管的那一秒往前湊去正好吻住了那雙唇,沒來得及完全闔上得嘴足夠讓他把舌頭探進去,從牙齦上滑過一圈後總算是知道了這調酒的口味,涼涼的,還有點薄荷味,就像夏天他對青江的印象相去不遠。

 

青江被放開的時候整個表情半是訝異半是笑意,哎呀哎呀地說著要是這麼想喝的話我再給你調一杯不就得了。

 

當然石切丸的本意就不是嘗Mojito的味道,他只是沒來由地很想親人一口罷了,於是他刻意靠近青江撐在他旁邊的臉,往人耳朵邊上吹氣一樣地開口了:「多謝款待呀。」

 

這個攻勢顯然就是青江最不擅長招架的那種,只見唰一下他的耳朵尖就紅得跟臉頰一樣了,整個表情也沒了前一秒的游刃有餘。他憤憤地嗔了石切丸一眼,在人樂呵的眼神之下抓起只剩下四分之一的甜瓜蘇打仰頭一飲而盡。

 

又甜、又刺激、還是綠的,簡直就是石切丸這個人。


评论 ( 6 )
热度 ( 53 )

© 錦瑟無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