錦瑟無端

錦瑟無端,名五十弦。
帶著呆毛的灣家人,生活在北回歸線以下。
北極農夫一直線。
這次還驚覺自己錯過了某班車將近一年,那班車叫作ミカオル。
好在小滑冰三個月狂歡派對從頭跟到尾。
現在多跳了一坑靖蘇,簡直要把每個坑底都挖通了。

【刀剑乱舞】色气(石青)

→繁体注意

→说是色气但也真的只有色气,灵感来自港家友人太太

→不是本子内容,没有啊十八

→7/19石青日快乐(刀帐编号意味)

--------------------------

如果要問色氣的定義是什麼,其實能從每個人身上得到的答案必不盡相同。


這天石切丸突然就被審神者問了這麼一句,少女的眼睛閃著饒富興味的光芒。究竟是想從御神刀這裡得到什麼樣的回答呢?石切丸揚了揚眉,難得地沒有立刻回答,反而思考了一陣子。


那倒不是答不上來,而是不太想與其他人分享他心裡頭的那個定義。


審神者的視線盯著石切丸幾秒後,轉過頭去發出了一串笑。這時候本丸的大門傳來了遠征部隊回來的聲響,從門外進來的刀男們紛紛抱怨著本丸外頭的氣溫實在太高,一個個彼此取笑著身上狼狽的模樣往澡堂走去了。


帶著整個部隊出去的青江最後一個才進來,臉上有些疲憊的神情但總歸還是能露出平常那種笑容,一瞧見就在正堂的石切丸和審神者便指了指其他人堆在門邊的素材,笑瞇瞇地說帶回了這些土產喔。


審神者樂得收下這些比起一般時候還多一些的資材,她往旁邊偷看了一眼石切丸的表情,促狹地發出了咂嘴的聲音,接著站起身邁著兩條小孩子的腿蹦蹦跳跳跑開了。


其實石切丸是沒有什麼表情變化的,只是和平常一樣溫和一笑對青江說回來就好;不過審神者發現的應該不只是表情,還有他看著青江的目光或許也被收進眼底了──也罷,不過就是個十來歲的小姑娘,依她個性就算發現了也不會去到處宣揚,頂多之後看他們兩個的眼神都變得曖昧了起來而已。


她問什麼是色氣,石切丸的回答就在眼前。


隨著微微彎腰的動作而從後頸往前滑落的青色髮絲,有些被汗水黏在了裸露的皮膚上,青江伸手去撥,順便撥到了就勾在耳後的那一綹鬢髮,髮絲離手的時候還有點滑順的感覺。似乎是察覺到了石切丸的視線,青江抬起頭來,沒被覆蓋的金色眸子半瞇了起來望向石切丸,眉眼間帶著笑,是他總喜歡刻意顯得意味深長的那種笑。


哦,怎麼這樣盯著我呢石切丸,就這麼對我感興趣嗎?青江勾起笑來,薄薄的唇角拉著一抹弧度,曖昧的。


這回答你不是都能倒背如流了嗎?石切丸不答反問,不意外看見青江被這一下反擊梗了一下,視線斜斜地嗔了石切丸一眼,不過顯然的沒有多大效果。


他站直起身,原本在髮根處搖搖欲墜的汗滴這時候就沿著頸項滑了下來,滴進了軍裝稍嫌包得太過密不透風的領子間。


石切丸靠過去伸出手把青江撈進懷裡,白裝束因為往前的力道而飄飛了起來,輕飄飄地落在地上;只聽見人啊了一聲,隨後推了推他的胸膛,叨念著眼下自己身上可不太乾淨啊,遠征一趟回來難免沾上塵土飛灰之類的,這次是沒遇上什麼戰鬥,否則前幾次比較激烈的還會沾著血回來。


不過石切丸並不在意這些。圈在懷裡的青江抱起來其實不太像另外幾把脇差的外表看起來那樣,肩線寬了點、背部的起伏多了點,那些都是曾為大太刀的證明。石切丸的手從青江的後頸椎往下描繪著,經過腰線的時候有個明顯的凹陷,那個線條在軍裝的包覆下看起來會更加明顯,加上扣在腰上的皮帶,看著就又細了一圈。


你是不是又更瘦了?石切丸把下巴擱在青江肩上,輕輕在他耳邊吹氣一樣地問著。


青江又推了推他,剛才被吐息掃過的耳尖此刻看起來有些泛紅。我可是很正常地有在進食哦?這句話聽上去有點不滿的味道,落在石切丸耳裡就成了另一種撒嬌。


確實是有點熱了,石切丸終於願意把青江放開,就看青江第一件事便是把右臉上那一大片瀏海撩開一點縫隙,紅色從髮絲的縫隙間露了一點出來,上頭似乎還因為熱氣而蒙著一層水霧。


石切丸拉過他另一隻手,掌心貼著掌心,青江的手比他的小上差不多一個骨節,手指是細長的,帶著半掌手套露出了最底的掌根。於是石切丸的手就不安份了,指尖挑開一點手套的開口處,把自己的手蹭了進去,沿著指紋一路摸了上去,一點一點把那手套給擠到上頭去,最後搖搖晃晃地勾在青江的指尖上,兩隻手還曖昧不清地纏在一起。


哪裡學來的這種牽手方式?青江挑了下眉,捏了捏扣著自己的石切丸的手,手套就這樣啪地掉到了地上。


你猜。石切丸繞開了這個問題。


青江發出一聲笑,手腕一轉就抽走了自己的手。他彎腰去撿落在一邊的手套,腰線和臀線就這麼碰巧展露了一兩秒。


哎,讓讓,我要脫鞋。把石切丸趕開一些好讓自己坐下來,青江開始動手解腿上半統靴的兩個金屬扣,三兩下就把靴子給脫了下來和其他人的排在一起。


青江的腿是修長的,包在半統靴裡這種視覺感會更加強烈,儘管現在在室內活動不會看到他穿著靴子,然而那雙大長腿就生在那裡,他也不會穿袴這種比較寬鬆的衣物,那種修長仍然是可以看得見的。


所以說,色氣是什麼呢。


青江揚了揚手拖著白裝束離開的背影有些搖擺,被凸顯出來的曲線在白色褂子的遮掩下變得若隱若現了起來。


這就是答案了吧。

--------------------------------

偷偷说,私心觉得青江有很大部份的色气来自他的长发,还有那件白装束

评论 ( 4 )
热度 ( 103 )

© 錦瑟無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