錦瑟無端

錦瑟無端,名五十弦。
帶著呆毛的灣家人,生活在北回歸線以下。
北極農夫一直線。
這次還驚覺自己錯過了某班車將近一年,那班車叫作ミカオル。
好在小滑冰三個月狂歡派對從頭跟到尾。
現在多跳了一坑靖蘇,簡直要把每個坑底都挖通了。

【刀剑乱舞】老夫老妻30题之10-12(石青)

→繁体注意

→原谅我这三题合并了两题还这么短,晚点二更另篇新的

→这个系列放到15就会先停,因为湾家的CWT近了啊这是内文之一

→但还是会放完的,请放心(顶锅盖逃

-------------------------

10. 非常突然地心有靈犀相視一笑


青江抱著自己的筆記型電腦窩在和室的小茶几前劈哩啪啦地趕著進度,石切丸就拿了杯茶坐在他對面弄文字校對,有時候會抬起頭來瞧著青江的方向,那眼神說有多認真就有多認真,像是要把每一根髮絲都收進眼底似的。

說起來這是自從跟青江在一起後石切丸就一直有的小興趣,這興趣說不上太明顯,但是通常外人在旁邊看得久一些是能夠發覺的。

他喜歡看著青江,就看著,什麼話也不說。

最開始青江是不知道的,常常都是石切丸一邊一語不發地做著手上的工作一邊瞅著青江的側臉,這一眼簡直可以讓他看上天荒地老那樣專注。過了一段日子後青江總算是覺得自己時不時就神經過敏,背後老是一陣陣芒刺在背,這才發現了石切丸老是會盯著自己的癖好。

──呀,對我這麼感興趣嗎?

──我就是喜歡看著你。

石切丸永遠不會忘記那時候青江的反應,說起來那可能是青江第一次如此露骨地表現出自己的害臊,真要形容的話──大約就像炸了毛的貓那樣,石切丸幾乎可以想像他的馬尾如同動畫裡頭的效果那樣翹得飛起;然而隨著日子一天天過去,這份最初的害羞和生疏早就跑得沒影沒蹤,青江還能朝他笑回去。

唉呀,看得有些久了。石切丸在心底失笑了一聲,正打算把目光收回去的前一秒卻突然被青江逮住了自己的視線。

「──噗。」「笑什麼?」

青江抬起手擺了擺,臉上是拿石切丸沒辦法的笑意,「呀⋯⋯也沒什麼,只是在想你還能再繼續看著我多久。」

「你怎麼知道我在看你?」石切丸拿一隻手撐住自己的臉頰,歪著頭問道。

青江的眼神滴溜轉了一圈,金色的瞳孔微微瞇了起來,就是在笑。

「我們心有靈犀。」


11. 雙額相貼 12. 以手撫臉


「石切丸——」

青江的手邊散著幾張活頁紙,原本拿得好好的筆也被他甩到了一邊去,整個人就在小和室的矮桌上趴了下來。

在另一側替他校對電子稿的石切丸抬眼看了他一下,臉上露出失笑的表情,「怎麼了?下一章的草稿還沒擬出來嗎?這次的時間可沒這麼悠閒哦。」

「我知道,剛才我可是很努力在工作的呀。」青江嗔了他一眼,手拍了拍剛才累積出來的稿量,「就這些,你要是說還不夠那我可就不服了。」

「我看見了,值得嘉獎啊?」

沒搭理石切丸這句不曉得是調侃還是真要表揚他的語句,青江從桌前爬了起來挪動了幾下位置靠近石切丸後咚地一頭栽進了人肩窩裡頭,兩手還扒拉著勾住了脖子。

「嗯?」「⋯⋯充電。」

——哪裡學來的這種撒嬌方式?

石切丸拿他沒轍似地嘆了口氣,從後領輕輕把那個青色腦袋拉起來避免他悶死在那裡,接著正眼直視那隻眼睛、把額頭靠了上去。這舉動嚇了青江一跳,他本來還想說些什麼調笑的話來為自己開脫,沒想到石切丸的手就伸過來捧住了他一邊臉頰。

「充電還得這樣充,是不是?」

石切丸一邊說還一邊輕輕摩挲青江發紅的臉頰,藤紫色的眼此刻看起來特別有股吸引力。

於是青江懵了,青江呆了,青江乾脆就在石切丸懷裡裝死了。


评论 ( 6 )
热度 ( 62 )

© 錦瑟無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