錦瑟無端

錦瑟無端,名五十弦。
帶著呆毛的灣家人,生活在北回歸線以下。
北極農夫一直線。
這次還驚覺自己錯過了某班車將近一年,那班車叫作ミカオル。
好在小滑冰三個月狂歡派對從頭跟到尾。
現在多跳了一坑靖蘇,簡直要把每個坑底都挖通了。

【刀剑乱舞】老夫老妻30题之4-6(石青)

→繁体注意


→依然是编辑papa x 作家青江,这整个系列都会是


→出版社到底会不会有作家进去玩儿我已经去查过了,除了增加了一些内部工作流程的知识什么也没有......有bug请鞭小力点


→我也就不多废话了大家张嘴吃糖(๑•̀ㅂ•́)و✧


--------------------------


4. 兩隻手可以環成一個完滿的姿勢


 


有時候青江寫稿寫得煩了就會抓起手機往沙發上一蹭就開始摸魚了起來。相較於沒怎麼在經營網際社交的石切丸,他可是相當熱衷於透過網路這東西去觀察這個世界,舉凡像什麼臉書推特都喜歡玩上個帳號,還跑去文學平台開了小號去寫點不放在出版書籍裡的東西,意外累積了一票小粉絲。


 


不過這都是題外話。


 


某天他又寫著寫著就乏了,拎著手機就刷起了頁面,發現最近沒少看見有些孤單寂寞的網民們突發奇想讓自己給自己當男(女)朋友,雙手交叉十指緊扣啦、單手環過脖子假壁咚啦、抱著展示用模特自拍小鳥依人云云,看得青江笑都是一顫一顫的。


 


石切丸從自己的書房走出來就是看到青江照著手機上顯示的一張照片試圖自己環抱自己。


 


這動作看著做著都彆扭。明明也不是什麼需要柔軟度的姿勢,青江怎麼擺就是覺得自己怪,一抬頭看見石切丸靠著牆憋笑到臉都漲紅了這才罷手。


 


「你做什麼?何苦把自己扭成擰毛巾似的。」石切丸給自己順了順氣,走到沙發那兒去挨著青江坐下來,湊過臉想看看青江的手機螢幕。


 


青江兩隻手指捏著保護殼邊把手機往人眼前貼去,一邊發出了咯咯的笑聲,「你說現代人是太有創意呢還是太寂寞了呢?這動作我看要是那回事也做不出來。」


 


「你想試?」「不用了,腰疼著哪。」


 


石切丸被青江的反應又逗笑了出來,惹得他用紅色那邊眼睛特別幽怨地瞪去了一眼,接著就投入到社群網站去不理他了。


 


但是青江也是很好安撫的,如果對象是石切丸的話。石切丸把手繞過青江後背把人攬在自己臂彎裡,一下就能感覺青江往自己靠近的動作,真的有點貓的習性;他拉過青江空著的那手輕輕摩娑著手背,細細描過了顯得細瘦突出的那些關節,再來翻過一面往掌心貼上去,青江的手不粗,但也不像女人的手那樣太滑嫩,就只是平整的挺好摸的。最後一步石切丸把自己的手指穿過了青江的指間,小力而確實地扣住了對方。


 


青江終於肯轉頭看石切丸了,臉上還噙著一抹笑意,像是拿石切丸沒轍。


 


「你明明不用學他們呀,看。」


 


交扣在一起的雙手,正正好把青江圈在了裡頭。


 


 


5. 你為我梳頭、我為你刮鬍子


 


早晨通常都是石切丸起得比青江早,少時在三条家養成的規律作息被他完整地帶到了出社會,每次編輯部開始最焦頭爛額的時刻青江都很讚嘆石切丸還能不超過十二點就寢──並且準時交稿的功力。


 


一如過去的每個早上,石切丸在陽光都還沒透過窗簾斜射進來的時候就睜開了眼,他挪動頸子去看著半張臉都陷在被子和自己肩頭的青江,露出了一抹柔軟的笑容後輕手輕腳地從床上翻身坐起,往浴室先去盥洗了。


 


石切丸的速度說快不快,大約十分鐘後把自己基本打理好了便回到房間去把青江叫醒。青江有點起床呆,平時那副鬼靈精的樣子在這時候絕對看不見,石切丸坐在床邊輕輕搖他,不出幾下就看見金色的眸子迷迷糊糊地睜開,青江沖他露出半夢半醒的笑,緩慢地撐起身子挨過去在石切丸臉上親了一口。


 


這一下親得有點偏,偏下了點,就在下巴側邊,青江碰了一下就縮回去,表情看上去是完全醒了。


 


「唉呀唉呀──石切丸你沒刮鬍子──?」剛起床的語尾都糊在了一起,青江饒有興致地撐著臉頰盯著石切丸看。


 


石切丸自己伸手去摸了摸,露出疑惑的表情,「很明顯?」


 


掀開被子從石切丸身邊滑下床鋪,青江站著居高臨下地端詳對面那張臉,「嗯⋯⋯是不明顯,可這樣我碰到難受啊。不如我給你刮?」


 


於是接下來就出現了青江拿著刮鬍刀在石切丸臉上比劃的畫面。青江自己不怎麼長鬍鬚,通常都是摸著有點不平整的觸感再剃掉就好了,所以他對刮鬍刀這東西還真不太熟。石切丸看他一副要下手去又怕割傷人的樣子不禁笑了出來,伸手接過刮鬍刀又拍拍人腦袋說還是自己來吧,不意外聽見青江嘁了一聲,彆扭又氣餒地把石切丸從洗臉檯前擠開,逕自刷起了牙。


 


待到青江也全部弄好後石切丸早就完成出去了。青江從一旁的置物架上摸到了自己的髮圈卻找不到梳子,正覺得奇怪而要探頭出去問的時候就看見石切丸拿著那把他用慣的梳子站在門外朝他笑。


 


「為了答謝你,今天我給你梳頭吧。」


 


青江差點沒脫口而出說頭髮對男人可是生命般重要的東西,還好在講出來前想起這簡直跟個初高中小姑娘沒兩樣才緊急剎車,頓了兩秒後像是沒法子似的點點頭,讓開空間讓石切丸進去。


 


但其實心裡是有點──不對,是非常高興的。


 


石切丸跟青江之間的身高差相當剛好,很順手就可以給人梳頭。石切丸小心拉起了青江的頭髮放到掌心上,就像在捧一匹上好的綢緞,青江的髮質實際上也跟絲質沒兩樣,是細的、軟的。


 


頭皮上傳來的力道非常溫柔,青江不自覺瞇起眼享受石切丸的服務,在聽見人說要髮圈時想也沒想就往後拋去,結果石切丸還真的接到了。


 


青蔥色的長髮高高地豎了起來,青江抬起臉來想看看鏡子裡的自己給綁了什麼樣子,首先感覺到的是平常留在鬢邊往耳後勾的兩搓頭髮沒了,往鏡裡頭看就看見自己空蕩蕩的頸子兩邊,和石切丸滿意的笑臉。


 


「偶爾這樣全部梳上去的感覺也不壞啊,清爽多了不是?」


 


望著石切丸映在鏡面上的那雙黛紫色眸子,青江覺得自己此刻暴露在空氣中的耳尖因為不習慣而簡直發燙得能冒出煙來。


 


 


6. 伸出手,就能握到你


 


雖然公司裡頭沒有人挑明,但是從偶爾能在文編部裡頭瞧見青江的身影這點看來,幾乎是半數以上的部員對於他們文編部紅人的感情世界有了七七八八的猜想(畢竟本人看起來也不太想瞞了)。笑面青江是個好相處的人,就跟他的名字一樣,他們心中差不多都是這麼想的,對於同性開的那些玩笑通常都無傷大雅,至於對於女性,青江意外地有著相當禮貌的一面。


 


扯遠了。事實就是在家工作的青江一個月裡大概有幾天會挑編輯部不太忙的時候拎著一袋超商都能買到的零食跑去出版社,美其名曰增進作家與編輯們的感情,實際上誰都知道他是為了哪個人特意來探班的。


 


青江從袋子裡抓了兩個奶油麻糬小菓子後把手上的東西隨意遞給了路過一個美編部的新人,小年輕接過某種意義上來說可以稱為前輩手中的(精神)糧食,手一抖連忙說了聲謝謝後往部門裡頭喊了句零食來了。


 


「哦呀,你可真是清閒啊,還有那個餘裕可以打發這一撥人。」石切丸從案前抬起頭來,黛紫色的眸子含著笑意看著青江不曉得從哪裡拖過一把塑膠椅子就擠進他的辦公位置坐下,還順手整理了一把桌上散開來的文稿。


 


「還得看是為了誰呀。」青江把那疊紙立起來在平面上整了整,轉頭衝石切丸笑笑。他來是他樂意來,那袋零食說起來也是最開始為了掩飾尷尬才帶著當擋箭牌,久了明明沒這必要了卻也成了某種習慣。青江把剛才抓出來的兩個團子一個拆了自己先咬了一口另一個就塞在石切丸手邊,然後就開始一邊緩慢蠶食著手上的甜食一邊安靜地看石切丸工作。


 


石切丸的手跟自己的不一樣,是厚的、寬闊的那種,在鍵盤上敲敲打打時看著特別有力,啪啦啪啦的聲響是青江喜歡的節奏。他就趴在桌邊,靜悄悄的模樣被同部門的女編輯說過就像在等主人工作完畢陪自己玩的貓,沒什麼動作但眼神透露一切。


 


好吧,他不否認。


 


能這麼近地就盯著石切丸什麼也不做,某種程度上帶給青江很大的安全感,石切丸這個人一如名字裡帶的石字那樣沉穩而富有依附感,光是這樣近距離地待在旁邊也能有安心的感覺。


 


應該是文字校對來到一個段落,石切丸向著椅背一倒、後腦勺擱在上沿,抬手按了按眼睛。


 


青江歪著頭笑,還趴著的姿勢伸出了一隻手,正好可以捉住石切丸。石切丸轉頭看了他一眼,隨後反客為主握緊了青江的掌心,另一手伸過去揉了揉青綠色的腦袋。


 


部門外頭隱約傳來了男性同事悲憤的怒吼,內容大約是想約會就滾出公司之類的。


-------------------------


让我们给文末的单身男子点蜡(妳走


来留言找我玩儿嘛我很好亲近调戏的啊/////(够了

评论 ( 12 )
热度 ( 96 )

© 錦瑟無端 | Powered by LOFTER